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戏剧小品 >> 戏剧 >> 内容

楼上楼下 电灯电话(戏剧剧本)

时间:2015-8-4 9:05:33 点击:809

  核心提示:楼上楼下 电灯电话 编剧:牛得霖(平邑县)时间:2013年春地点:平邑县某社区人物:赵 成(村民60余岁以下简称赵)张桂花(村民赵成妻,以下简称张)李 琴(村民赵、张儿媳以下简称李)(欢快的音乐声中张上场)张:(唱)春和日暖杏花开,翠竹青青柳叶摆。满园春光看不够,我是越看越爱乐开怀。(白)我叫张桂花...

楼上楼下 电灯电话
                     编剧:牛得霖(平邑县)
时间:2013年春
地点:平邑县某社区
人物:赵   成(村民60余岁以下简称赵)
张桂花(村民赵成妻,以下简称张)
李  琴(村民赵、张儿媳以下简称李)
(欢快的音乐声中张上场)
张:(唱)春和日暖杏花开,
翠竹青青柳叶摆。
满园春光看不够,
我是越看越爱乐开怀。
(白)我叫张桂花,自从嫁到这个庄,已经整整四十多年了,一直住在这个小院,别看小院不大。桃树、梨树、苹果树,树树开花,冬青、翠竹、迎客松,四季常青,我是越看越爱看,越住越舒坦。唉!只可惜呀,好景不长,这个小院就要住不成了。(向幕后)老头子----(赵上场)
赵:唉!二保他娘,什么事?
张:还什么事?眼看看这住了四十多年的小院就要搬了,你还在那里不急不躁-------?
赵:你呀,就是头发长,见识短。他有千条妙计,我有一定之规。两个字:不搬!
(唱)村里的政策像月亮,
初一十五他不一样。
咱就是坚守阵地不撤退,
谁先搬来谁遭殃!
张:二保他爹,你没听见大喇叭上天天喊吗:楼上楼下电灯电话,赶快搬吧,早搬的价格优惠。
赵:你听他狼上树,他说么你就信?我告诉你吧(附耳)
张:还是见不得人的事吗,鬼鬼祟祟的?
赵:昨晚上,我上东院里他二叔家开了个会。
张:你又不当干部,开的什么会,都净谁参加的?
赵:东头的王二拧,西街上的赵扒子,南院的愣头青,北门上的二癞子。
张:(向观众)您听听,就您这些人能开出什么好会来?
赵:二保他娘,平时,我也恶营这些人,可是,这回在不拆不搬不上楼方面,我们形成了统一战线!
张:只要不搬家,管他什么人,他们都怎么说?
赵:会议形成三条决定:第一,不拆不搬不上楼。第二,谁要是先搬谁就是叛徒内奸,第三,惩罚叛徒的办法-------
张:(作手枪状)枪毙他?
赵:我听着外边有人;以后再传达。撤!
(赵、张坐到椅子上,装作若无其事)
李:(上场)(唱)党的政策顶呱呱,
关心农民到了家。
联产承包责任制,
家家余粮有钱花。
旧村改造盖新楼,
土地使用增减挂。
多年的梦想要实现,
楼上楼下,电灯电话。
(白)我叫李琴,在村里担任妇联主任,刚才村委开会,商量尽快落实旧村改造的问题。这回,俺老公公成了绊脚石啦,他组织了一批人,私下里开会,就是不搬,这不,村里把动员他老人家的任务,落实到我的头上。我得赶快回家做工作,娘------
张:李琴,你开完会了。(向观众)俺家里成了会贩子了。
李:娘,你说什么?
张:噢,我,我是问你吃饭了吗?
李:吃什么饭,哎,咱解决完问题再吃饭。
赵:解决什么问题?
李:爹,我对你老人家十分尊重,这一回,在旧村改造中,怎么就成了绊脚石了?
赵:什么?我是“绊脚石”,我说李琴,凭良心说,你当干部,我什么时候当过绊脚石?五八年大炼钢铁,我三天三夜不眨眼。六零年修水库,我一气推二十车子土。
张:你说这些,李琴还没过门。
赵:噢,那就说你进了俺赵家的门,当了干部,我什么时候不带头,什么时候落后过,你管计划生育,我就一个孙女,也没要让你生二胎。
李:爹,你说这些,我都理解,我得好好谢谢你老人家,可是这回搬迁-----
赵:搬迁?这回,我就不听你的!
    (唱)不提搬迁不生气,
提起搬迁恼心里。
全村都搬我不搬,
我是老妈妈跳井,
坚决到底!
李:爹-----(示意张)
张:二保他爹,给孩子说话,哪能这样,你不会好好说说,也叫李琴给咱解释解释。
李:是啊,爹,你就是不搬,也得有个理由?
赵:好!我给你说道说道,我可是代表群众的意见啊。这第一,咱农民祖祖辈辈,几千年就这么住着,单门独院,喂个鸡,养个猪,攒点粪。庄稼一枝花,全靠肥当家,光上那个化肥不行。你说说,上了楼,我上哪里喂猪,上哪里攒粪?
张:这喂鸡也没地方唉?市场上卖的的鸡蛋不能吃,李琴你坐月子,不都是我在院子里养的鸡,下的蛋,您娘俩吃了才怎么水灵!
李:娘,你说的这些我都没忘。
赵:没忘,怎么个没忘,一家一个阳台,阳台上能垒个猪圈?
李:阳台上养猪,那不成笑话啦吗?村民上楼后,腾出的旧村统一规划,居民区的水电暖气、污水处理、沼气燃气、绿化照明、健身器材等基础设施,由村里统一安排。公路以北是工业区,公路以南是居住区,东边是养殖区,西边是种植区。(对赵)你老人家想养猪,那你去养殖区,养他个百八十头的,又攒粪,有卖钱。(对李)你老人家想喂鸡,就租个大棚,一批养它2000只。想挣钱,养草鸡,想吃鸡蛋,养蛋鸡。你和俺爹一年怎么也得挣个七、八万元。
张:哎,李琴,你说的这个办法好,我再也不闻那个臭味了,咱这个小院一年到头熏死人。到了夏天蚊叮虫咬,就更受不了。
李:上回,俺表哥从北京来看你,本来打算在咱家住一个星期,可是,他陪你坐了一夜,天不明就走了。
张:那个臭味咱都闻不了,更别说人家城里人啦!哎!提起这个事,我就后悔呀-------
(唱)侄子离家三十年,
好容易盼来回家转。
实指望亲亲热热拉家常,
可惜满院臭气冲天。
侄儿待我亲娘一样,
又问寒来又温暖。
临行前再三交代我,
有了新房子赶快搬!
(白)唉!要是咱住上楼,他怎么也得多待两天,就是因为这小院的臭味,咱都受不了,别说人家城里人了。
赵:他嫌臭,他走!我还就闻惯了这个味来。
李:爹,你就别说气话了,那你的第二条那?
赵:这第二条,村里的政策像月亮,初一十五不一样。一会一个价,一年俩变化。
李:这不是变化,2011年12月31日以前交齐押金的,按原定价格执行,2012年元月1日购房的,按新作价执行。我这里有村里的文件,我念念你听听,(念文件)享受老年房的,腾出宅基地免费上楼,不交钱。
赵:谁说不交钱,村里大喇叭上喊,住老年房的先交一万五。
李:那是押金,不是房子钱,还得退给人家。
张:这交了退,退了交,那根不交吗?
李:交押金是防止有的人不花钱,住上了老年房,就是不退原来的宅基地。
赵:退了宅基地哪?
李:退了宅基地,本人不居住了,立马退款,楼房交村委会管理。
张:这就放心了。
赵:你放心,我不放心。
李:爹,你还有什么不放心的?
赵:那不放心的事多了,我给你说,你是村干部,你要给村两委捎个信,咱农民土里求财,刨坷拉挣两个血汗钱,把款交到村里,要让那些村干部一胡拉,卷着钱跑了怎么办?电视上说,南方那些老板都跑了。
李:村干部都是咱投票选出来的,你不相信他相信谁?
赵:相信,相信,就算他没跑,他找两个包工头,胡儿马约给你弄个豆腐渣工程,住不上两天,这里漏水了,那裂缝了---
张:这老房子都砸了,那上哪里去住?我的娘哎!哭也找不着地方哎------    (唱)老房小院已被砸,
新楼又成豆腐渣,
哭天叫地地不应,
一夜之间没了家。
赵:           (唱)没了家,找不着家,
都怨您那个增减挂。
安稳的日子不叫过,
一天到晚穷扒拉。
李:          (唱)都说好心办好事,
没想到两位老人理解差。
耐住性子压住火,
我还要平心静气把话啦。
(白)爹、娘,两位老人的担心,是对的,不光您二老担心,我也担心,全村的老百姓都担心,镇里的领导比咱还担心。
赵:镇里的领导又不住楼,他担什么心?
李:爹,你想想,这拆旧房,盖新楼的工程是个民心工程,是贯彻县政府“增减挂”政策的大事。
张:什么叫增减挂?
李:增减挂就是复垦一亩地,县里奖励六万元,还增加一亩地的用地指标。
赵:咱庄哪有地方再复垦?
李:拆了旧房子不就腾出土地来啦吗。咱庄能腾出一百多亩地来。
赵:这个事合帐,哎,你还没说镇里领导怎么管法?
李:镇里的领导在社区坐镇,从图纸设计到工程监理,都是镇里领导和县建设局签订合同,任何一方出了问题,都要承担法律责任。听设计部门的人说,咱俄庄社区的楼房是按抗八级地震设计的。浇灌的混凝土都是用的搅拌站生产的。
张:不假,咱那个邻居原来在工地上和水泥,现在闲在家里没事干,我问他,现在社区建楼,你怎么不去干活?他说:那个楼用的都是搅拌站搅出来的水泥,用不着咱啦!
李:爹,你还不如俺娘来,她的脑筋都比你转得快,你还有什么不放心的?
赵:那个谁不是说了吗-------(支吾)
张:你不好意思说,我说:他在东院开会,那伙子人差咕,村里现在每位宅子才补五万,都不去住,村里就得补六万、补七万、补八万,等着吧!
李:爹,你真怎么说的?
赵:他们都这么差估。
李:他们是他们,你是你,你老人家最精明,我算算帐给你听听。这盖楼的钱是哪里来的;
张:哪里来的?不是上级拨的?
李:上级拨款是不假,但是,远远不够,村里补一点,老百姓交一点。建楼房的地,承包出去的地再租回来,每亩租金就得两万六千元。
赵:咱家也有租的地。
李:楼房建了,这道路得通吧?
赵:得通!
李:这供电线路还得重新改造?
赵:得改造!
李:这自来水主管道得交开口费吧?
赵:这不交开口费没水喝哎。
李:这联通公司的宽带得接到社区哎?
赵:对哎!小孙女天天喊着住了楼我得上网看动画片。
李:这那样不是钱?村里已经给每位老宅子补五万元,再补,谁出这个钱?
张:谁出这个钱,死老头子,你出?
赵:凭什么叫我出哎?
李:钱倒不用你出,我是算账给你听听,爹,你这回明白了,咱家什么时候交钱?
赵:红眼老婆看大家,您爹我是不当先进,也不垫底,随大流。
李:爹,我给你透露个信息,
赵:什么信息?
李:您开会的那几个人,王二宁、赵扒子、楞头青、二癞子可都到村委会交款了-------
赵:啊!这伙子叛徒!想出卖我,没那么容易。
张:你都让人家给卖了。
赵:(拉张一旁)实话给你说吧,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我早就和会计打好招呼了,存折都交给他了,我交待过他,暂时不交。
张:你这个死老头子,可吓死我了,你要是不交款,真成了猪八戒照镜子,--------里外不是人了。
李:酒是陈的香,姜是老的辣,没想到您老人家还留了一手。
赵:也不是留了一手,一开始还真有点想不通,经过你这么一拉,心里那些担心都打消了,哎,也不能让你白费唾沫星子,来,拿着。
李:什么?
赵:存折,这里头有两万块钱,咱这拆旧房住新楼,那些旧家电,统统给我扔了,买两台溜薄溜薄的电视。
李:你老人家说的那是液晶电视。
赵:要大的,照乎着40来平方米的。
李:爹,那是47英寸的。
赵:哎,就是那样的,给我弄两台。
李:两台?
赵:您娘在楼下看一台,我在楼上看一台,省着和我争节目,哎,还得买两部没有绳的电话,个人打个人的电话。
张:那就真成了楼上楼下,电灯电话啦!
(唱)拆老屋,搬新家,
一步登天住大厦。
李:(唱) 好政策,增减挂
农民才能搬新家。
赵:(唱)越搬土地越增多,
腾出良田种庄稼。
(合)子孙万代都受益,
咱农民心里乐开花!
赵:(白)走!二宝他娘,咱买电视去!
    (谢幕,下场)


 

作者:牛得霖 来源:沂蒙艺术网
相关文章
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 大名:
  • 内容:
  • 沂蒙艺术网(www.ymysw.cn) © 2018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Email:lysyys@163.com 电话(0539)8193929 QQ:1550934933 备案序号:鲁ICP备1202088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