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戏剧小品 >> 小品 >> 内容

杨培宇小品剧本:《支书的小木箱》

时间:2015-8-7 7:40:30 点击:718

  核心提示:人物:老段——男,52岁,某农村社区党总支书记。 段妻——女,50岁,老段妻。 大妮——女,26岁,老段女儿。 [幕启:台右为一棵硕果累累的桃树,两间简易的瓦房,上面爬着 丝瓜、葫芦等;房前设有石凳,马扎等。 台前左侧设有木栅栏大门,上方设喷绘横幅:“科技示范园”。旁 边挂一块写有“联系群众转变作风...

人物:老段——男,52岁,某农村社区党总支书记。
      段妻——女,50岁,老段妻。
      大妮——女,26岁,老段女儿。
     [幕启:台右为一棵硕果累累的桃树,两间简易的瓦房,上面爬着
     丝瓜、葫芦等;房前设有石凳,马扎等。
    台前左侧设有木栅栏大门,上方设喷绘横幅:“科技示范园”。旁            边挂一块写有“联系群众转变作风办事处”木牌。
段妻 (抱一个带锁的木箱子上,放在茶几上)
       (板)老头子这个小木箱,
             定有秘密里边藏。
             要想解开这个谜团,
             叫俺闺女快来帮忙!
        咳!天都什么时候了,大妮怎么还不回来?我再给她打个电话!             (拨电话)喂!大妮来,你快回来,咱家出了大事了啊!
大妮 (持手机上)妈,我在路上呢!出了什么事,这么着急?
段妻 你要是不快点家来,就见不上您妈了!
大妮 啊?有这么严重吗!(走到跟前)妈!
段妻 阿唷大妮来?你可是回来了,渴了吧,妈给你倒水,要不,妈给你           切西瓜去!
大妮 妈!您先别忙!火烧眉毛地催俺回来,咱家里到底出了什么大事?
段妻 你看,就是这个事!(拍拍木箱)
大妮 哎?(疑惑地抱起木箱打量)妈,这不是我爸上果园常用的小木箱吗,       会出什么事?
段妻 这里边有鬼!
大妮 啊!(吓得木箱脱手复接住)妈,您别吓唬人哈,就这么个小木箱,会        有鬼?
段妻 这里边有秘密!
大妮,(接箱子放茶几)秘密,这里边会有什么秘密?
段妻   你没发现,你爸他最近变了?
大妮  变了? 我怎么没看出来   
段妻 你没发现,上次你回来,他就心神不定的,打了一个招呼,溜的一下就       不见人影了!
大妮 妈,您是说这个啊,他能不变吗,本来他就是个科技创新迷,大忙人,成天忙着引进新品种,育苗嫁接,改良推广;最近县里搞那个万名干部转变作风联系群众活动,他是咱社区总支书记,还得组织党员干部学习、讨论,怎么为民服务,怎么带头致富,怎么建设社会主义新农村,他不忙才怪呢?
段妻 这个我知道!关键是其它方面的问题,你没看他现在三不动的就穿上个西装,胡子刮得溜光,身上还有股怪香!
大妮 妈!你您别乱猜疑了,俺爸也是场面上的人啦,咱那日子也富裕了,该      打扮打扮了,他要是还穿的土里土气,脸上胡子邋遢的,出去开会办事,您不怕笑话,俺还怕丢人呢?妈,没别的事,俺走了!
段妻  大妮,这只是表面现象,不是最主要的,哎,你知道咱家后山果园,去       年创了多少钱?
大妮 多少?
段妻 两万八!
大妮 两万八?
段妻 可是你看看这个存折上,还剩多少钱?哼,少了三个零!
大妮 二十八!那钱呢?
段妻 是啊!钱哪?他到底弄了哪去了?
大妮  他也没有用钱的地方!
段妻  妮子,你没听人家说吗,这个女人,一变坏就有钱, 这个男人,一有钱       就变坏,我是担心您爸,在外面有相好的了!
大妮  哎哟,这不可能,都什么年纪了!
段妻 哼,很难说,这些事可不在年纪大小!
大妮  妈,你是不是发现有什么反常?
段妻  反常?你知道山后边有个刘家沟吧
大妮  知道啊!那不是和咱一个社区的吗?
段妻  那个刘家沟有个刘书记!
大妮  刘书记怎么了?
段妻  你是不知道,这些日子,那个刘书记是经常往这打电话啊!
大妮  打电话怎么了,
段妻  您爸一接电话就心急火燎,饭吃不迭就往那跑!
大妮  我爸支援人家苗木,传授技术,往那跑,很正常啊!
段妻  正常?!那个刘书记,是个女——的!
大妮  女的怎么了?
段妻  他俩是同床……
大妮  啊?
段妻   噢不!是同学!
大妮   同学又怎么啦?
段妻  前天晚上,刘家沟您那个二妗子,给我提供了一个最重要的线索!那天晚上,月亮刚上东山,她亲眼看到,在那个刘家沟的沟口上,那个刘书记,她给您爸……一封信!
大妮 一封信?
段妻 是啊,成天见面,她给他信干什么?您爸拿着那封信,是这里藏, 那里掖,最后藏到这个箱子里,还专门换了锁!我试遍了家里的所 有钥匙,都投不开,我终于发现,那个钥匙,就挂在您爸那裤腰带上,他是一刹刹也不离身!
大妮 这个……又说明了什么问题呢?
段妻 你看,这存折、电话、这信、这箱子、特别是这锁,这一连串的事,还说明不了问题的严重性吗?
大妮 要是这么寻思,好象是有点问题了!
段妻 不是好象有点,是非常严重!妮来,你快想法子,把锁弄开看看!
大妮 娘!这可是俺爹的秘密,你偷着弄开,他回来不得翻脸呀?
段妻 翻脸?他敢,我还跟他翻脸呢!快,弄开看看!
大妮 我……(拿着锁弄了半天)娘,俺没钥匙,怎么开啊?
段妻 咳!我去拿锤子,咱砸开!
大妮 娘,这……不大好吧!
段妻 别怕,有事算我的!咱砸!(接锤子欲砸)
老段 (内喊着上)哎!二叔!别撒急,你那桃树,吃了饭着我马上就去看看哈!
大妮 娘!我爸回来了!爸!
段妻 啊!在哪?(放锤子)
老段 哟,是闺女回来了,又不是星期天,又不放假的,你怎么有空回来的?
段妻 是我让她回来,解决问题的!
老段 解决问题?老婆子,解决什么问题?
大妮 爸,您喝水!(递水)
老段 老婆子,饭好了吗!可把我饿坏了!
段妻 你还知道饿?你还知道回来?你还知道有这个家!(拍箱子)
老段 (吓了一跳)啊哟?你干什么你?哎……这是谁抱出来的箱子?
段妻 是我!是我们!
老段 噢?我说你们闲着没事,把我的箱子抱出来咋?
段妻 砸?对!我就是想砸!
老段 你敢?你吃饱了撑的?胡闹!快给我拿回去!
段妻 我就不!
老段 你拿不拿?
段妻 不拿!
老段 你再说一遍!
段妻 不拿!
老段 你再说一遍!
段妻 就不拿!
老段 我再说一遍,你到底拿不拿?
段妻 不拿!不拿!就不拿!
老段 你再说一遍,你不拿……好!我拿!(搬箱子欲走)
段妻 你给我拿回来!(二人争夺)
大妮 (急劝)爸,妈,您二老这是干啥?咱有什么事咱说事,有什么问题,咱解决什么问题吗?
段妻 哼!今天不砸也行,叫他自己投开看看!
老段 怎么着怎么着!我的东西,你想看看,就得看看?
段妻 要是没有鬼,害怕人看吗?
大妮 爸,您没什么机密吧?要不就敞开,叫俺妈看看?
老段 不行!她没必要看!今天迭不得罗罗,快吃饭去!(欲提箱子进屋)
段妻 哼!要是光明正大,不会这么害怕吧?
老段 哈咳!柱子他娘,你还真戴着眼镜上桑树——找事啊?(放箱子)
段妻 我找事,我问你!咱家后山果园,创了多少钱来?
老段  你又不是不知道,两万八!
段妻  钱呢
老段 都存了折上了!
段妻 没动?
老段  没动!
段妻  没花?
老段  没——花!
段妻  那,这个存折上的钱,为什么少了三个零!
老段 (到处摸身上)哎,你什么时候把我的存折拿去了?快给我!(夺)
段妻  我问你,这钱怎么回事?怎么花的,花了那去了,为什么花的,花了谁       身上去了?
老段  妮呀,你看你妈说了些什么?
大妮  是啊,爸,这事你真得跟我妈说清楚!
老段  这个……噢……我想起来了!咱不是移民村吗,人多地少,租人家这外       庄的30亩地,
大妮  噢,你看我爸想起来了,不是搞了这个科技示范园吗?
段妻  哎别听他的!这是好几年前的事了,和这个钱没关系!
老段  噢,我又想起来了,去年村里打井修路,咱是党员,不得带头捐款吗!
大妮  噢对,妈,钱就花在这个地方去了!
段妻  不对,捐款是我去交的,那个钱不是这个钱!
老段  这个……我不和你不磨嘴皮子了,快吃饭去,吃了饭干活去!
大妮  对对!快吃饭去!
段妻  吃饭?你不把这个箱子打开,跟我解释清楚,别想吃饭!
老段  又怎么啦?咳,柱子他娘,你今天是跐着鼻子上脸了?非看不成?
段妻  你算说对了,非看不成!
老段  看什么看?还是算了吧,难道我这个当家的大男人,就不能保留一点,自己的小秘密吗?
段妻  你看,真有个小秘密吧,哼!你心里有个一个小咪咪,俺心里就多了一       个小蛐蛐!
老段  你是怀疑我?有什么根据?
段妻  你说说,这几天,你到底干什么去了?
老段  你问这个呀?头两天你不是知道吗?镇党委组织外出参观;昨天到今         天,我又到刘家沟的刘……。
段妻  你看你看,又是刘书记吧?
老段  刘书记怎么了?
段妻  刘书记好哇?刘书记是你同学,又是你技术学校的小师妹,人又长的漂       亮!又年轻……
老段  哟荷!越说越乱了,老夫老妻的?你有什么不相信我呢?
段妻  哼,如今时代发展了,更新观念了,理想实现了,人也改变了,你昨天       开放了,今天就要搞活了!
老段  你别扯远了,我和刘书记是单纯的工作关系!
段妻  工作关系,还用着偷偷摸摸的递信啊!
老段  信,什么信?
段妻  别以为自己作的怪秀密,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就这么巧,叫他二妗子       看 ——着——了!
老段  看着了什么?
段妻  刘书记给你的信!
老段  什么信,在哪里?
段妻  就藏在这个箱子里,还专门换了锁,你敢不敢敞开叫我们看看!
老段  看来,我这点小秘密,真是保不住了!你当真要看?
段妻  当真要看!
老段  果然要看?
段妻  果然要看!
老段  咳!柱他娘哎,我算服你啦!喃!给你钥匙,自己投开看吧!
段妻 (接钥匙) 这个……老头子,有问题,自己亮,宽大处理,争取原谅,还是你自己开吧?
老段  看来是非看不可了,我就给你投开(开锁)喃!快看吧,惧你看!
段妻 (有点不知所措打量一下)我不系看……
老段  妮,你念!
大妮  我……好,俺念!(拿箱子里的杂志剪报念)哟!贯彻十八大精神读本,密切联系群众,转变工作作风,致富信息……乡村季风……果树栽培……桃园管理!
段妻 (念)联系群众学习笔记,科技创新记录:桃树新品种陆王仙、成阳仙、中华巨柿,栽培技术、鱼塘养莲藕,稻田养泥鳅!不是这个,不是 这个!
大妮  还有,联系群众为民服务记录本:北山村需要树苗一万棵,河西村需要种芽两千个。刘坤的果树需要剪枝疏果,老胡的桃树需要打多菌灵……
段妻  也不是这个!
大妮  还有:困难群众记录本:老党员黄建涛救济问题,五保户老袁头照顾问题……建设新农村,关键在创新,党员献爱心,建议:修路打井,通自来水,建议:节约土地,建宿舍楼……
老段  行了行了,没的念了吧?(将一封信拿起藏在身后)
段妻  哎哎?就是那封信快拿来!(追赶,夺信)
老段  你看你看,咳!看就看去吧!
段妻 (看信)老同学,你好……咳!我不系念了,大妮,还是你念吧!今天,咱就给他爆爆光!
大妮 (接信迟疑地)爸……
老段  咳,事到如今,也藏不住了,你就念吧!
大妮  老同学,你好!在我们刘家沟建设社会主义新农村的过程中,是您,老同学,发扬了一个共产党员,密切联系群众的崇高品格,为我村的果园生产,无偿地提供了种苗技术。今年春天大旱,我村千亩果园急需灌溉, 又是您送来了及时雨,援助资金两万八千元,铺设了输水管道,解决了果园引水灌溉工程的燃眉之急。从您身上,我们看到了什么是共产党员,什么叫为人民服务! 好同学,好大哥,好支书,好楷模,请允许您的同学,您的同志, 代表刘家沟村的全体共产党员,干部群众,向您,向嫂子,向你们全家,表示真诚的感谢!
         如今,全村果园,丰收在望。待到金秋到来时,让我们全村父老乡亲,带着丰收的果实,向你们来报喜吧!
段妻  怎么,没有了?
大妮  没有啦!
段妻  哎……(拿信看)这是怎么回事?
老段  你以为是怎么回事?
段妻  咳!这是好事啊,你干吗锁了这箱子里?
大妮  是啊,爸,你没必要背着妈呀?      
老段  咳,你妈这个人,你还不知道吗?天生就是一个大醋坛子,这么大一笔       资金,我怕她怀疑,就想先斩后奏,等人家把钱还了,再告诉她……
大妮   原来是这样!……    
段妻 (尴尬地)嘿嘿嘿嘿……      
老段 (开心地)哈哈哈哈……
大妮   嘻嬉 嘻嬉……
段妻 (尴尬地)嘿嘿嘿嘿……      
老段 (开心地)哈哈哈哈……老婆子,这个木箱子,为了今后你不再犯病,,今天咱就干脆砸了它!(举锤欲砸)
段妻   哎哎!等等!(将杂志资料信放回木箱,锁好)这个小秘密,还是你保       存着吧!
老段  保留这个小秘密,不怕你心里还有个小蛐蛐?
段妻  你有这样的小秘密,俺的心里甜蜜蜜……         
 众   哈哈哈哈……!         
 (剧终)

 

编剧:杨培宇(沂水县)

作者:杨培宇 来源:沂蒙艺术网
相关文章
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 大名:
  • 内容:
  • 沂蒙艺术网(www.ymysw.cn) © 2018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Email:lysyys@163.com 电话(0539)8193929 QQ:1550934933 备案序号:鲁ICP备1202088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