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戏剧小品 >> 戏剧 >> 内容

孙绍林柳琴小戏:《全家福》

时间:2015-8-18 8:30:23 点击:1428

  核心提示:时间 现代地点 某农村人物 老栓,男,50多岁,倔强。 牛婶,女,50多岁,老栓之妻,善良。 牛全,男,20多岁,老栓之子,厚道。 玉兰,女,20多岁,牛全女朋友。 于记者,女,20多岁,记者。【舞台上,设置一个普通的农家小院,舞台右后方设一房门,门旁靠一把笤帚,墙上挂一串红辣椒,几串玉米棒及铁锨等...


时间    现代
地点    某农村
人物    老栓,男,50多岁,倔强。
        牛婶,女,50多岁,老栓之妻,善良。
        牛全,男,20多岁,老栓之子,厚道。
        玉兰,女,20多岁,牛全女朋友。
        于记者,女,20多岁,记者。
【舞台上,设置一个普通的农家小院,舞台右后方设一房门,门旁靠一把笤帚,墙上挂一串红辣椒,几串玉米棒及铁锨等农具。
【舞台正中放一地八仙桌,桌子上放一把茶壶,四只茶杯,桌子两侧各放两把小椅子(或马扎)。
【幕启。
老栓      (幕后唱)无风无云好一个艳阳天。
【老栓手拿半瓶酒东倒西歪,醉眼朦胧地上。
(接唱)
老栓我醉醉呼呼把家还,
赶集遇上了老朋友,
俺二人钻进了小菜馆,
要了一盘花生米,
一人一个咸鸭蛋
猪头肉买了半斤整,
俺的娘嘞,
还有那半拃长的小鱼要一盘。
买了两瓶二锅头,
二人喝了一斤半,
还剩半瓶没喝了,
我舍不得扔掉提回还。
(坐下,对瓶喝了一口酒。)
(接唱)
多喝点儿壮壮胆,
等一会跟俺儿子好好缠。
(对幕后,大声地)驴子他娘!驴子他娘!耳朵塞驴毛了吗?听不着!
【牛婶腰系围裙,边用围裙擦手,边上。
牛婶      (生气地)驴子,驴子,你就不能叫咱儿子的大号?
老栓      (不满地)我姓牛,你偏偏给我生了一头犟驴,你说,他哪一点随我?
牛婶      弯刀对着瓢切菜,瘸驴驮个破口袋,我看您爷俩,是螃蟹作揖,对家啦!
老栓      这还不是你惯的?
牛婶      睡不着觉,怨床歪是吧!
老栓      这个小东西,敢跟我作对,耕地拐了弯,我就不信这个斜!
          【老栓欲喝酒,被牛婶夺下放到桌子底下。
牛婶      喝喝喝,见了酒比您爹还亲,少喝点儿死不了你!
老栓      我是能喝半斤喝八两,醉死也比气死强呐——
(唱)小驴子不听我的劝,
醉死了偏偏不认那酒钱,
我说东,他说西,
我说北来他说南,
裤裆放屁他弄两岔,
老婆子驴他娘你说这事可咋办!
牛婶      (唱)
这事要叫我来看,
你别再难为咱儿小牛全,
他忙着修路没有空,
你怎么偏要去给他添乱?
东城新区快建好,
到时候你不搬迁也得搬!
老栓     (唱)
这宅子是俺爹的祖宗建,
风水先生告诉俺,
再住上一千年没有坏,
能叫咱世世代代保平安,
风水宝地你不要,
为什么偏偏要往楼里搬。
牛婶      (唱)
你别听风水先生瞎胡侃,
他那是为了骗你几个钱,
人话不听你听鬼话,
把你哄得滴溜转,
叫我看你就听咱儿的话,
赶快拆迁把家搬。
老栓      楼搂搂,你做梦都想去住楼!住楼有什么好处?这鸡窝垒哪儿?猪圈建哪儿,粮食放哪儿?柴禾垛哪儿,养条小狗你拴哪儿?啊?!
牛婶      养殖小区都划好了,大伙儿哪个不拍手叫好?羊群里跑出个驴,就你能?
老栓      这是俺老祖宗撇下的风水宝地,他不给我个百儿八十万的,说拆就拆了?抠屁股找蜜吃,怎么猜思的。
牛婶      咱儿子在城建局工作,还是个小头头,你能不给他面子?
老栓      咱儿媳妇还在城管局工作嘞!我看她还敢带人来给咱拆?
牛婶      我没有闲工夫跟你磨牙!我看你这胳膊能拗过人家大腿!
老栓      黄瓜靠在榆树上,它的皮再粗,我也敢跟它蹭蹭!
牛婶      你等着吧你!不怕你犟!
【牛婶气呼呼地下。
老栓      (摸过酒瓶向桌上一顿)我就犟这一回试试。
(唱)牛老栓我今年五十三,
不怕地来不怕天,
谁敢来硬把我的房子拆,
大官司不怕到那阎王殿。
(仰头喝了一口酒)我是今朝有酒今朝醉,不管他二姨嫁给谁哟!
【老栓从口袋里掏出一把花生放在桌上,剥开一个花生,喝酒吃花生米,低头在沉思。
【牛全垂头丧气上。
牛全     (唱)
东城新区大发展,
建设文明新家园,
搞拆迁俺家是个钉子户,
不拆迁影响工程怎么办,
用啥法叫他同意拆,
这就活活地愁坏俺。
【牛全做进门状,悄悄来到老栓身边,猛地咳嗽一声,老栓被吓得仰面倒地,牛全忙扶老栓爬起。
老栓      (气愤地)您娘是打雷的时候生的你,一惊一乍的?进门也不咳嗽一声?
牛全      我这不是咳嗽了吗!
老栓      有你这样咳嗽的吗?我他娘的三魂被你吓跑了两魂半,还有半个要蹿烟。
【牛全坐下,伸手去拿花生,被老栓用手给打了回去。
老栓      你他娘的九寸五,不够一(吃)尺!
牛全      (掏烟抽)这老古语说得好,没做亏心事,不怕鬼叫门,你刚才,害的什么怕哎!
老栓      我不是认为拆迁队的人来了嘛!
牛全      不孬,这世上,还有俺爹,你怕的人。
老栓      这叫好汉不吃眼前亏,你懂个屁!
牛全      爹,我有件事,想和你商量商量。
老栓      什么事都好商量,要是拆迁的事,您爹我是王八吃秤砣,铁了心!(得意地)嘿嘿,不拆!
牛全      拆不拆,那是你的事,我才不去咸吃萝卜淡操心嘞。
老栓      那是什么事?说!
牛全      爹,你听哎!
(唱)东城区我在修路忙不闲,
没想到玉兰偏偏找到俺,
见面没说别的话,
对俺只谈事一件。
老栓      说,什么事?
牛全      (接唱)
这件事好比霹雳响九天,
吓得俺干张嘴巴不敢言,
俺要是三天之内不答应,
(白)俺的亲爹嘞。
(唱)玉兰说砸死她也不嫁俺。
老栓      (吃惊地)啊?!什么事这么重要?
牛全      (接唱)
玉兰明确告诉俺,
这事你得马上办,
三天之内办不好,
她就与俺断姻缘。
老栓      (心急地)到底是什么事,你快说哎!
牛全      (接唱)
她说是,她说是,
她说是,她说是……
(白)唉,还是不说的好啊!
老栓      (不耐烦地)你他娘的拉屎拉半截,就不能痛快点儿?说,天塌下来,由我撑着!
牛全      (接唱)
她说是我要想要她玉兰,
俺爹你必须亲自到法院。
老栓      到法院?我不打官司不告状的,闲着没事去找手铐戴?
牛全      (接唱)
去和俺娘把婚离,
让你离开这家园。
老栓      (生气地)什么?!我这把牌还没和,她就想来坐庄?你去问问小玉兰,我力量你娘也行,她妈能不能嫁给我。
牛全      你胡说什么呀!
老栓      (霍的站起)什么,我胡说?这天底下有没过门的儿媳妇去逼老公公和老婆婆离婚的吗?十有八九是为了拆迁的事,我就是不同意,我看你还有什么母狗点子使。气死我了!
【老栓气愤地欲下。
牛全      爹,你到底同意不同意?
老栓      等到猴年马月驴值班的那一天吧!
【老栓下。
牛全      (无奈地)我怎么摊了这么个犟死驴的爹啊!
(唱)牛全我参加工作在城建,
拼命工作不知闲,
东城新区搞建设,
把我安排在第一线,
俺家就是新区里,
乡亲们积极响应忙拆迁,
谁知俺爹是个犟头鳖,
任死不往楼里搬。
俺家成了钉子户,
影响施工人人烦。
局领导今天安排我,
回家来找俺爹好好谈,
玩硬的肯定他是不怕我,
画个圈他又偏不往里钻,
怎么办,怎么办,
这可叫俺怎么办!
【牛婶上。
牛婶      全儿,您爹的思想工作,还没做通?
牛全      娘,你说这事,可怎么弄哎!
牛婶      全儿,别急,办法总会有的,咱慢慢想。
牛全      娘,容不得咱慢慢想了,咱家再不拆迁直接影响东城新区建设的施工进度,我又是施工班的班长,能不急吗?
牛婶      我已经看出您爹不想再降下去了,可他是个好爱面子的人,你不想办法让他借坡下驴,弄个满脸大花鞋,想来个硬搬弓,难哟!
牛全      借坡下驴••••••(顿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