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影视动漫 >> 内容

假将军现形记:男子董宪维(董大维)廖和平(林若尘)冒充将军行骗被央视曝光(组图)

时间:2013-10-27 18:08:35 点击:5748

  核心提示:假将军现形记:假高官女婿胃口大 漏洞百出无人察觉央视曝光《假将军现形记》:男子董宪维(董大维)廖和平(林若尘)冒充将军 以中央领导人名义签账单 刘鹏 解放军总政治部保卫部刑侦局专案组张凯 北京市公安局刑侦总队调研员牟黎钢 解放军总政治部保卫部刑侦局专案组马健解 放军总政治部保卫部刑侦局专案组尹若亮 ...

假将军现形记:假高官女婿胃口大 漏洞百出无人察觉

 

 

 

 

央视曝光《假将军现形记》:男子董宪维(董大维)廖和平(林若尘)冒充将军 以中央领导人名义签账单  

刘鹏 解放军总政治部保卫部刑侦局专案组

张凯 北京市公安局刑侦总队调研员

牟黎钢 解放军总政治部保卫部刑侦局专案组

马健解 放军总政治部保卫部刑侦局专案组

尹若亮 解放军总政治部保卫部刑侦局局长

受害人岳女士

受害人王先生

犯罪嫌疑人 廖和平

犯罪嫌疑人 董宪维

【正文】

解说:这是2012年12月,天津某企业举办商业活动时的照片正在讲话的这位身着少将军服,该企业的网络报道显示他是总政治部干部部副部长——董大维将军,但就是因为这些照片,董大维被举报。经查,总政治部干部部并没有这个人军地两方携手立即展开了调查,并于2013年3月29日将董大维抓获。

记者:一个军用车牌,车里边呢还有一件军服可以看出来是一个将军衔的,还有军官证,上边也写的是衔级是少将,是一个特别典型的军人开的军车,但我告诉您,这些都是假的,可您看得出来吗?大部分人可能看不出来,有人正是钻了这样一个空子,冒充军人甚至将军到处招摇撞骗,骗来了钱财,骗来了关系,骗来了地位,那么假将军到底如何行骗受害人是如何上当的?假将军诞生并且在社会中穿行的土壤又是什么呢?

解说:家住内蒙古包头市的岳女士,早在2005年就认识了董大维。那一年,岳女士经朋友介绍找到董大维,请他为高考成绩不理想的女儿办理上军校的事情。

记者:他怎么自我介绍的?

岳女士(受害人):他跟我们介绍说,他是那个北京军区总后的政委,所以我们都喊他董政委。

记者:当时在你心目当中肯定是觉得找到了一个部队当中的特别有本事的人?

岳女士:很有实力的人,他父亲是军区的司令,说是安排几个学生算什么呀,那是很容易的事情。

解说:岳女士认识董大维的时候,他还不是所谓的将军,他介绍自己说是北京军区干部部办公室的政委,专管部队院校的招生工作。按照常识,上军校必须通过统一招考,然而在董政委这里一切变得很简单,不但可以通过内部指标直接安排学生上军校,并且毕业后还能分配到部队工作,这样的好事让正在为女儿发愁的岳女士心动,不过价格也不菲。这位董政委讲,办一个学生需要交20万元的费用,为了慎重起见岳女士还是专程去了这位董政委在北京密云开的一家公司里进行考察。

刘鹏(解放军总政治部保卫部刑侦局专案组):她到了密云的一个公司之后,发现那里面的员工都穿着迷彩服,虽然没有军衔,董大维给她介绍说这是部队的军产企业,这屋里面挂的到处都是一些照片,他着军装到处挂的都是照片。

岳女士:所以我们也就信了,我还很万幸,感觉找到了真佛,所以放心地把孩子交给他了。

解说:2005年8月份,岳女士把20万女儿上军校的费用交给了这位董政委。除此之外,她还介绍了自己的侄女和朋友家的一个孩子。岳女士后来了解到,像她这样交了钱托这位董政委上军校的,全国各地一共有六名家长。

刘鹏:这个董大维,开着奔驰车去的跟这些受害者家长见面,见了面之后,很矜持,很高傲,要钱的话必须是现金,也有的受害人,就是想毕竟是二十万不是小数,在2005年的时候也想给他打个条,那他马上就翻脸,这样的话我不办了,哪有说是让领导办事还要给你打条子的。

解说:交了钱后,在这位董政委的一手安排下,六名学生分别被石家庄的两所军事院校录取,看起来一切进展顺利,家长们都对董政委心怀感激,然而等孩子入了学,家长们发现了问题。

岳女士:入了学以后,就是说知道是委培以后,也咨询了好多人,人说学校不给你分配。

解说:家长们打听到他们的孩子上的是委培生,所谓委培生属于自费成人继续教育,没有军籍、不包分配,更不用说安排进部队工作了。并且,那两所军事院校委培生的招收条件非常宽松,只要申请,一般都能录取,除了学费外,根本不需要任何额外的费用。这和董政委所说的完全不同,家长们赶紧找到这位董政委。

岳女士:但是他拍着胸脯跟我们讲,放心,都给你们安排了,我既然能有本事把你们的孩子,就是给你们送到部队院校,那么我就有本事能给你们的孩子一步一步都给你们安排好。毕业以后,我来安排孩子的工作,我们所以就信了。因为他爸爸是司令,他又是部队的什么政委,所以我们就相信他有这个渠道。


解说:听了董政委的说法,家长们心中的疑虑暂时打消了,盼望着四年毕业后给孩子安排工作,然而等到四年之后,也就是2009年学生们都毕业了,家长们再联系那位董政委却音信全无,彻底消失了。他最初所做的安排学生到部队工作的诺言也就成了泡影,岳女士感到自己上当受骗了,但又不能确定,她希望能有一天找到那位董政委弄明白到底是怎么一回事。直到今年3月份的一天,她突然接到办案人员的电话,说那位董政委被抓了。

岳女士:我一听到把他逮着的时候,我真的当时我太高兴了,我真以为他是军人呢,我没想到是假的。

 


解说:从办案人员那里,岳女士知道董政委原名董宪维,董大维是他的化名,初中文化水平。1998年,他就从制假分子那里买来假军服和和假军官证,从一名无业人员摇身一变成了军人,不过那个时候,他所谓的军衔是大校还不是将军。

记者:第一套军服从哪搞到的?

董宪维(犯罪嫌疑人):哦,是万寿路。

记者:军官证哪来的?

董宪维:就是服装跟那个证是一个人搞的,他那路边有电话号码,打个电话。

记者:头衔谁给你封的?

董宪维:没人给我,自己封的。

记者:然后什么时候升迁了呢?

董宪维:随着年限,就是说应该到什么时候就得怎么样,应该到什么职位。

解说:也就是这样,在15年时间里,董宪维从大校升到了少将,先后自封为北京军区生产经营处处长,北京军区干部部调配办公室政委,北京军区干部部长,总政干部部副部长等等一连串的职务。那么,他为什么如此热衷于冒充军人呢?

记者:你冒充军人得到了什么好处?

董宪维:实际我并没有贪图,我为了冒充而去得到一些什么,这个我说内心话就是一个荣耀,我酷爱军人,这是我真心的,从小就是想当军人的这种形象。

解说:落网之后,董宪维只承认自己冒充了假军人身份,却不承认自己利用假军人身份行骗。但后来不断被发现的证据,捅破了这位假将军的谎言。这是从董宪维的住处查获的一式两份的结婚证,结婚证上的男方是身穿军服的董宪维,女方就是姓杨的女青年,杨姓女青年凭着这本结婚证和董宪维以夫妻的名义生活了十几年,然而令她怎么也没有想到的是,这本结婚证居然不是真的。

刘鹏:他为了骗取杨姓女青年的信任,他就自己伪造了一张由北京军区民政管理处核发的一个结婚证,两人一人一本,他自己穿的军装照的照片盖的公章,但实际上北京军区是没有这么一个单位的,部队也不会给任何一个军人或者公民发这个结婚证也是纯属伪造的。

解说:结婚证是假,身为假军人的董宪维也隐瞒了他已婚的事实,更加让这位杨姓女青年没有想到的是,后来董宪维又骗取了一名姓宫的女青年的信任,和他以夫妻的名义同居至今。

董宪维:那个时候我为什么要走这一步呢,当时她们娘儿俩挺惨的,离异,挺惨的,也没有工作,那孩子又小。

记者:你的意思是你是为了照顾她们娘儿俩?

董宪维:我说心里话,我真的是出于好意,也是给帮忙,帮来帮去,帮成感情了,也是这样。

解说:这位董将军还在对自己涉嫌重婚的事实进行狡辩,不承认骗色,同样他不承认骗钱。

董宪维:我可以这样说,我一分钱没找过要过他们的。

解说:董宪维说自己没有骗钱,但依照办案人员的分析,他下岗后一直无业却拥有两套房产和两辆奔驰,一辆宝马轿车。加上供养情人需要开销,如果不骗钱,他的钱从哪儿来呢?因为抓获董宪维时没有受害人的任何线索,这样的疑问困扰着办案人员。

张凯(北京市公安局刑侦总队调研员):这类案件的受害人有一个共同特点,这些人往往是出于个人声誉的考虑轻易不愿意报案,这是搞这类案件的一个最大的一个瓶颈。

刘鹏:于是我们就采取了一种方法,就把他的手机都给开机,但是不接,到时候,很多打了,有的甚至一天打八、九、十次电话给他。最后这些人都会纷纷给他发短信,其中有一个学生的家长张某就是说2005年那年给孩子办上学的事,那十二万块钱能否退给我们?说孩子的事没办成,我们也就认了,但是家里条件很紧张,说孩子的父亲去年年底因为这个事也郁郁而终,才40多岁,我们听了之后也很震惊。

解说:从董宪维手机信息提供的线索,办案人员联系到了被骗学生家长,其中就包括内蒙古的岳女士,通过进一步调查,董宪维以办理上军校为名骗取钱财的事实也就浮出了水面。经过查实,自2005年以来,董宪维以办理考学提干、晋职调动、转业安置,甚至是摆平官司等等五花八门的名义,在全国各地骗取钱财。办案人员初步查到了19名受害人,被骗金额达到380多万元。

记者:你现在还认为穿假军服的,为了军队的荣耀有关系吗?

董宪维:没有关系。

记者:那你怎么解释你穿假军装的意图?

董宪维:我目的是什么,有啥目的?我骗、我坑人家,我还不是这样的心理。

记者:那是为什么呢?

董宪维:我真是当时还出于好意的心理,我还真不是特意去坑人、去害人,我真的没有。

记者:你是一个假军人,这是办好事吗?回答我。

董宪维:我怎么说呢,我真是……哎呀。

记者:从这位董大维将军的行骗经历来看,从特招入伍、考学提干到转业安置,大小事都承诺给办,好处从一条烟、一瓶酒到几十万元,多少钱都收,可以说大小通吃,这种情况在另一位将军看来就显得有点小打小闹了。

解说:从照片上看,这也是一位威风的将军,军官证上显示他叫林若尘,是中央军委的少将,职务是部长,身边的人都尊称他为林将军,很多人对这位林将军刮目相看、前呼后拥,还因为他的另外一个特殊身份——某中央领导的女婿。

牟黎钢(解放军总政治部保卫部刑侦局专案组):每次出现的时候,身边都跟着很多人,吃饭都是这么多人跟着。我的办公室,是吧,你近不了身,他去吃饭的地方,就是大领导进行公务活动、吃饭的地方,吃完饭之后还要代替领导签字,而且设定的现场,通知边上的秘书、警卫员,让保安、服务员把监控都给关掉,给大家讲一讲,今天请大家来吃饭,我是代表领导宴请大家,所以今天这个单不是我来买,是领导买给大家的。签领导人的名字。

解说:最后,这位林将军真的在结账单上,签下了某中央领导的名字,在场的人都被惊呆了。另外这位林将军不但派头十足,他还十分注意日常的一些细节。

牟黎钢:你比如说咱们这个当事人就讲,说有一次到他的办公室去,两个人聊天,他打开他的那个夹克衫,掏这个从兜里掏烟,你猜怎么着,他打开夹克衫,一掀开夹克衫的时候,他的腋下,有一个枪套,他把烟拿出来,开始抽烟,若无其事就很自然的一个动作。咱们中国这块儿,枪支管理是非常严格的,能够在身上佩枪的人,符合佩枪规定的人是极少的。但咱们当事人当时就,首长你这个,佩的这个,表示很羡慕,就开始要交流这个问题,这时候再给他讲一讲,我这个是个什么情况,这是我们这种人,为了人身安全都是这样的,这一件事情给他震撼了一下。过一段时间,两个人再见面了,这次又很自然,这一天买了一双新鞋,朋友交流,说你看今天新弄双鞋,你给鉴定,鉴别鉴别,看看怎么样,这样说着就把裤腿这么,往上拉一下裤腿,一拉裤腿,这个人又看到,呀,露出这种牛皮的枪套又露出来了。

解说:在很多人看来,如果能够结识这样一位将军,那是何等的荣幸啊。浙江的王老板就遇到了这样的荣幸,2012年3月的一天,他经人介绍认识了这位林将军,还有幸和他共进晚餐。

记者:他是当天晚上你们那桌酒席里边级别最高的一个人?

王先生(受害人):对,大家很尊敬他,这么多人都叫,将军喝酒,将军喝酒,说实在话给我感觉,这个人不是很好。

记者:怎么不是很好呢?

王先生:他的酒风太好了,喝得很醉。

记者:将军到底该是什么样?有过对比吗?

王先生:部队将军应该他的形象,应该是很严厉的,他不可能这么随便。

解说:虽然有一些疑虑,王老板还是觉得难得遇到这么大的领导。在酒宴上,他向这位林将军讲了希望帮正在部队服役的儿子办理上军校的事情,令王老板惊喜的是,没过几天,这位林将军亲自打电话给他,让他来北京面谈。

记者: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你已经有所怀疑了?

王先生:对。

记者:你还是去了?

王先生:我想在北京有谁这么大胆去冒充呢。

记者:超出你的想象?

王先生:对,将军能冒充吗?天子脚下,有谁这么大胆去穿着军装,开着军车在街上转,能转吗?

记者:你所有的怀疑,然后想到这一点马上怀疑就被否定了?

王先生:对。

解说:见面之后,这位林将军承诺安排王老板的儿子上军校,却没提钱的事,这倒让王老板觉得有点不踏实,不过他这种不踏实的心理很快也就消失了,因为又过了没几天,林将军再次打来电话,这一次是奔着钱来的。

王先生:他说自己有个通过外面关系,他说要搞个工程,投资点钱,要我借给他。

记者:好像听上去跟你孩子的事没有什么关系啊?

王先生:对,但是这我们也明白是什么意思。

记者:那你说你明白这是什么意思?

王先生:我明白就是跟小孩子的这个事情有关系。

记者:但其实有时候跳出来一想的话漏洞挺大,这个将军为什么找一个普通的商人借钱?

王先生:我也想过,但是我有事情求于他,那这也就顺理成章了。

解说:按照这位林将军的要求,王老板将20万元汇到了他的银行账户。然而,出乎王老板意料的是再后来,这位林将军又以借的名义从他那里得到了10万元钱和一辆价值38万元的丰田越野车。之后,这位林将军才告诉他,儿子上军校的事情马上就要办成了。

王先生:他说小孩子马上可以调过来了,你过来在这里等吧。

记者:来了以后呢,见面什么情况。

王先生:叫我在这里等,我等了三天也没有啊。

解说:儿子上军校的事情没有音信,可是王老板却需要为这位林将军几万元吃喝玩乐的费用买单,令王老板更加不能接受的是,这位林将军后来又多次把他从浙江叫到北京为各种消费买单,而孩子上军校的事情一直没有着落。

王先生:我也怀疑,真的有怀疑。

记者:你怎么说?

王先生:我就直接说他,你们你这个将军是假的吧?

记者:他的反应呢?

王先生:他的反应……很平静,旁边的人在说,他说我们堂堂的将军怎么会是假的呢。


解说:钱花了,事情却没有办成,王老板意识到自己可能真的遇到了假的将军,自此之后,他断绝了和这位林将军的交往。

记者:但是你送出去的钱和车呢?

王先生:没有办法了,送出去了。

记者:可是你已经怀疑他,他可能是假的了?

王先生:我只能怀疑啊,不能确认。我们是平民百姓,我只能怀疑而已,我又不能检查他的身份。

记者:你实际上还是有一线的希望,认为这个林若尘就是将军?

王先生:对。

记者:是你有求于他。

王先生:对。

 


解说:王老板最后的一丝希望是随着这位林将军的落网而破灭的。2012年9月,军地两方携手抓获了这位林将军,他的神秘面纱才被揭开,他原名廖和平,江西萍乡人,没有正当职业。从2010年开始他化名林若尘,冒充中央军委少将部长的身份,并谎称自己是某中央领导的女婿,在社会上到处招摇撞骗。

记者:你佩过枪吗?

廖和平(犯罪嫌疑人):没有。

记者:你没有佩过枪?但有人看到过你佩枪?

廖和平:那是玩具枪。

记者:玩具枪,你跟别人讲那是玩具枪了吗?

廖和平:没有讲过。

记者:你让别人感觉那是真枪?

廖和平:对,反正都是显摆,臭摆呗。

记者:为什么放在这儿呢?放在腋下呢?

廖和平:因为那不是看香港那些电视看的,就学他们那个样子。

记者:那为什么当时要展示一下那个枪呢?

廖和平:还不是为了让他们更相信。

解说:通过廖和平演技高超的表演,还真的有不少人对他深信不疑,而一旦赢得信任之后,廖和平就会不失时机地实施他的下一步计划。办案人员转述了深圳的一位房地产老板所经历的这个过程。

马健(解放军总政治部保卫部刑侦局专案组):确认了他是少将部长,以为这个信以为真了,这样在一次吃饭之后,这个喝酒也喝得比较多,廖和平就把这个老板留在他住的房间,这时候廖和平就提出来对这个房地产老板,说我母亲最近生病了,需要做一个比较大的手术,现在手头的钱又不凑手,你能不能借我一些钱。我这样,我也就用两三个月,我等我的钱倒出来之后,我就会还给你。这个老板问到底需要多少钱?廖和平就说,你能尽量多一点就多一点,最后说一百万也可以。

记者:当时老板后来跟你们讲有没有过怀疑?因为考虑到这个人的身份,他的母亲有没有社保?包括到底什么病?这些细节有没有问过?

马健:因为他是一个少将部长,又是领导人的亲属,如果问他的话,好像是对他不信任。

记者:但其实不问的话,这个疑问是在的啊?

马健:他这个他也就是犹豫在这儿,但是他也考虑这种人,我得罪不了。

解说:最后,廖和平从这位房地产老板那里拿走了存有120万元的银行卡,办案人员后来调取了这张银行卡的消费记录。记录显示,银行卡里的钱主要用于商场、饭店、宾馆等场所的消费。一年的时间,120万元已经所剩无几。这样看来,廖和平借钱给母亲看病的说法显然是个借口,除此之外,他所说的借钱也是个幌子。

记者:他说两三个月还,他怎么还呢?

马健:过了三个月了,那肯定老板要找他要钱。他说这个你先等一等,我这个钱现在刚好不凑手,你还不相信我吗,我还能骗你们吗?我这都是有公职的人,我还是个少将,这样的话,这个老板想也不能得罪他,那就再等一等吧,就这样一步一步在等。

记者:虽然假将军诈骗,动机明确,行为确凿,但是据办案人员讲,举证上却经常遭遇难题。一些受害人虽然也心生怀疑,但从来没有点破,还有一些人甚至在诈骗者已经招供的情况下,依然拒绝承认自己被骗的事实,迄今为止在假将军的诈骗当中,很少是由被骗者主动报案的,这又是怎么回事呢?

解说:廖和平的最后落网,才让深圳那位被骗120万的房地产老板认识到自己真的被骗了,通过对廖和平和董宪维两个假将军行骗案件的分析,我们不难发现很多被骗的受害人都像那位房地产老板一样,直到最后一刻,还对骗子抱有幻想。

岳女士:他怎么会?会去骗呢?而且他怎么会不是个军人呢?我心里边,我永远都没有办法接受说是,他骗我这个现实。

记者:现在接受了吗?

岳女士:现在现实摆在面前了,我不得不接受了。

解说:也许是对于将军这个身份,受骗的人们不敢想象还能造假,也许是假将军装扮得足以乱真,但几乎所有被骗的人都有一个共同点,就是希望通过将军帮助自己办一些正常渠道办不了的事,而且这些人相信凭借着将军的身份,办什么事都是可能的。尤其是廖和平,他还是某中央领导人的女婿。

廖和平:说什么我是那个什么,某某领导人的女婿这个事情,这都是在搞民族资产的时候给惹出来的事情。

解说:廖和平提到的搞民族资产,是这几年被军地两方联手端掉的一个诈骗团伙。这个团伙打着解冻解放时期国民党政府遗留资产的旗号,冒充假军人身份到处进行诈骗。2005年,廖和平从广州来到北京加入了这个团伙,加入这个团伙后,他遇到了一件让人奇怪的事情。

马健:这伙人里面有一个人就提出来了,说我看你我见过国家领导人的这个亲属,和你长得太像了,我看就是你。这时候廖和平他自己开始也说我不是我不是,但是呢大家也都说就是你。

记者:这是他们为了行骗是演的一出双簧,还是说真的是偶然这么一提?

马健:因为这个骗子也是为了要推出一个人,这样的话,有这么一个人带着他们,他们好骗其他的人,别人好相信啊。

解说:面对天上掉下来的这个莫名其妙的身份,廖和平一开始有点摸不着头脑,因为自己的身世自己最清楚,他做过煤矿工人,后来转做股票期货和房地产生意,娶的老婆也是普普通通人家的身份,哪里是什么中央领导的女婿啊。

记者:就是一开始别人说,你是领导人的亲属的时候?

廖和平:对。

记者:你是否认的?

廖和平:为此的话,我就把我母亲和我媳妇全部叫到北京来,我说你不要这样说了。

记者:后来呢?

廖和平:这些人说话,你说我反驳有用吗?而且他们老说什么,过分谦虚就等于骄傲了。

记者:但这个时候就是那个效果了,越反驳别人越相信?

廖和平:越反驳越没用了,后来我就懒得说了,我说你们爱怎么说就怎么说呗。

记者:但其实后来,你也在利用这个身份了?

廖和平:你应该说后来到最后来的吧,我也有一点了,我说你们利用我赚钱,我也不会利用你们赚钱啊,那我傻,我说到时候坐牢的话,是我坐又不是你们坐,我就有个这样的想法。

解说:在诈骗团伙成员的不断宣扬下,廖和平的态度逐渐发生了转变,从否认到不反驳再到最后的默认,并且在这个过程中,廖和平感觉到自从有了某中央领导人女婿这个虚假身份之后,他在别人眼中的地位也随之发生了改变。

记者:有什么样不一样的地方?

廖和平:反正我就觉得好像有一种要巴结的味道一样的。

记者:后来你在享受这个过程了?

廖和平:靠这个身份,把自己的位置抬高一点点,能够接触更多的人,就是能接触到更多的就是高层人物,就这样来,就是为自己以后做事,铺垫一下子,就这样的意思。

解说:当廖和平意识到虚假身份,可能会给他带来更多好处的时候。为了更让人信服,他开始有意包装自己。2010年,他从制假分子那里买来了假军服和假的军官证件,开始使用化名林若尘,冒充中央军委少将部长,既是军队高级干部又是中央领导的亲属,这样双重的身份,对不明真相的人来说更有杀伤力。他身边的诈骗团伙成员更加不遗余力地宣扬这位有着特殊身世的林将军。

廖和平:他们呢就是想,他们有朋友要过来,把我抬出去,希望呢抬高自己的身份,你看我多牛啊,我还认识将军的,明明等于他们心里的角度是这样,我说难听一点,他们最起码里面有80% 90%的人都知道我是假的。好多人知道你是假的,只是嘴巴上不说而已。

记者:就是如果说你这一出戏的话,好多人在配合你演戏?

廖和平:因为凭我一个人的话,不可能演得出一出,一出这样的戏来的。

解说:解冻民族资产诈骗团伙,物色的主要对象是一些有实力的工商业老板。在与这些老板的交往中,诈骗团伙成员往往会把林将军推出来炫耀。让人不解的是,一旦这些老板信以为真的时候,他们往往也会参与到对这位林将军的宣传推广之中。

马健:他这个老板呢也是,我认识国家领导人的亲属了,那我要办一件事,我要介绍给我的这些老板朋友彰显我自己的这个身份,那我都认识国家领导人的亲属了,你看我多厉害,这样他也会去推出这个国家领导人的亲属,他也会叫他的一些朋友来请他吃饭。也说要,这个有什么事,你们可以这个,找他,让他帮着办一办。逐渐逐渐地,又使其他的人像波浪式地,使大家逐渐逐渐地扩展他,知道他是国家领导人亲属的这种范围和人员。

解说:也就是这样,这些原本与骗局无关的,工商业老板成了这位林将军的第二波推手。而他们的推广,因为他们自身的信誉,更容易让人相信。

尹若亮(解放军总政治部保卫部刑侦局局长):这样呢就是一道一道地往下隔,骗子呢隔得越多,他的隐蔽性就越强,而且中间的这些中间人越多,有些事情被他们传呼得就越真,那么呢底端的上当的呢,上当的就越深。总是感觉到“哎呀,那么多人都说这是真的”,他自然而然地也相信是真的。

解说:经过这种波浪式的传播,这位林将军的知名度越来越高。其实,纵观骗子行骗的过程,很多人在不经意间都可能会成为骗子行骗的棋子,有时候,他们是被骗的受害者,也有时候,他们会成为骗子的帮凶,但关键是为什么会这样呢?

记者:他行骗得手的土壤是什么?

牟黎钢:为什么能行骗得手,大家相信就是现在我们在社会上,确实还是存在这些,存在一些这种的丑恶现象,这个大家办什么事情需要关系,当然这关系越大越好,大关系能办大事情,小关系办小事情,就认为只要是是这个大领导,什么其它的政策法规这都可以都不需要,就可以不依据规矩办事,大家传来传去,被放大了的一种现象。

解说:受害人为了方便办事,特别是办一些按照常规办不成的事情,骗子们就会迎合这种需要。在两位假将军的承诺中,上军校、工作调动、晋职升迁、工程审批,甚至打官司等等,什么事都可以走捷径,什么事都可以不遵照规则,当然他们的承诺最终因为,他们虚假的身份而无法兑现。但是对于不明真相的受害者来说,这样的承诺照样会有巨大的吸引力。

记者:认识领导高层的话,出于啥想法啊?

王先生:有时候会跟这个,同行业朋友吹吹牛啊,或者怎么着,我认识某一位领导,好像大家好像都是这么弄的吧。

记者:会对做买卖谈生意有帮助吗?

王先生:多少会有一种狐假虎威的意思吧在里面。

记者:你用狐假虎威这个词?

解说:行骗成功与被骗受害,两种现象背后折射出的是一种被扭曲的社会心理和被夸大的不正之风,这恰恰也是假将军们。以廖和平为例,在短短的两年时间里,他在全国各地涉嫌诈骗的金额,经查实的就达到了300多万元,而按照办案人员的推测,他实际涉嫌诈骗的金额要远远高于这个数字。在中央军委少将部长和某中央领导女婿虚假身份的光环下,廖和平出入高档消费场所,接受高档宴请甚至还被地方政府邀请参加公务活动,在很多场面上,他会被前呼后拥,一时的威风,甚至让他都分不清楚自己到底是谁。

记者:那种感觉好吗?

廖和平:那说句良心话,当时的那种感觉确确实实很好。

记者:那等于这样,白天在公众场合,夜里边一个人的时候,完全是两个人。

廖和平:对。

记者:那是什么感觉啊?

廖和平:每天夜里的时候就恐惧了,等酒醒了之后吧,发现自己原来是一个这样的人,想着也挺害怕的。

记者:你当时想的最可怕的情况是什么?

廖和平:我想的我害怕我下半辈子在狱中度过,没办法给老人家送终,也没有办法给小孩(养大)。

记者:中间有过想停的时候吗?

廖和平:想收手,想,就管他什么将军啊,管他是什么领导人的亲戚,一概跟我没有关系,我还是回到我的小城镇去。

解说:虽然有收手的想法,但是廖和平始终没有停下来。同样想收手,但没有停下来的还有董宪维。

董宪维:觉得心里头,哎呀,就好像这腿就拔不出来了的感觉了。

记者:怎么拔不出来呢?

董宪维:累死了,思想累,心里压抑,这是我实话,真的,真的。

尹若亮:他没有办法拔出来,他骗得太多了,那么他总是要还这笔债,他又不想自己受到法律的制裁。那么怎么办呢?他只能这样骗下去了。

解说:最终,两位假将军,因为落网,走到了他们行骗之路的尽头。其实,如果冷静分析,我们就会发现,他们设计的骗局并不是天衣无缝,有些时候甚至是漏洞百出,然而却有这么多的人纷纷落入陷阱。为什么在骗子面前,那么多的受害者,容易失去了应有的判断力呢?

廖和平:我现在在这里面我也想了一下子,我觉得这些人的话凭什么那么相信我呢?就是在这些事情当中,我也发现就是漏洞百出来的,不是没漏洞,漏洞相当多。

记者:你现在觉得自己都觉得是一个漏洞?

廖和平:对,你作为一个那个将军来说不可能的,你我买部车的话,我都要跟他们借钱,这可想而知来的。


尹若亮:如果要是对我们所侦破的这些案件,进行回顾的话,每个这个案件啊漏洞都很多,而且那像董大维,他的资历章都错的,他那个副军应该是一个五角星,结果呢他上了两个五角星,他两个星是正职,一个单星是副职,所以只要核查一下,或者说多问几个为什么,这些骗子是骗不成的,但是呢往往是我们有些人啊,侥幸心理太强,往往是信其有,而把那个问号都放到后面去了。

记者:在假将军导演的戏当中,骗子乔装打扮、潜伏着、铺垫着,随时准备出手,被骗的一来二去虽也有怀疑,但有的为了放长线钓住大鱼,也就隐忍着内心里悄悄期待着,正是在这样的力量关系和土壤当中,漏洞百出的骗局居然就成了,而只要这样的土壤还在,骗局能消失吗?

 

(消息来源:央视)

假將軍現形記:冒充領導女婿 演技高胃口大


作者:央视 来源:央视
相关文章
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 大名:
  • 内容:
  • 沂蒙艺术网(www.ymysw.cn) © 2018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Email:lysyys@163.com 电话(0539)8193929 QQ:1550934933 备案序号:鲁ICP备1202088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