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艺术名家 >> 内容

曹广胜水墨山水画艺术赏析

时间:2012-10-16 21:29:40 点击:2170

  核心提示:山水画在我国传统绘画历史上曾多次出现繁荣发展的鼎盛时期,水墨山水画更是成就斐然。“画道之中,水墨为上”(王维《山水诀》)水墨画作为传统中国画中特有的表现形式,主要通过纯粹的笔性和单一的墨色来妙造自然书写心象,体现作品的风骨和气韵。作为独标一格的传统艺术样式,水墨画确有独特的魅力,给人以一种新奇素雅的...

        

      山水画在我国传统绘画历史上曾多次出现繁荣发展的鼎盛时期,水墨山水画更是成就斐然。“画道之中,水墨为上”(王维《山水诀》)水墨画作为传统中国画中特有的表现形式,主要通过纯粹的笔性和单一的墨色来妙造自然书写心象,体现作品的风骨和气韵。作为独标一格的传统艺术样式,水墨画确有独特的魅力,给人以一种新奇素雅的感染和意想不到的趣味,许多画家有着很深的水墨情结。近年来,艺术家们的思维观念和艺术实践出现了空前的活跃,开始了多角度的思考和探索,艺术追求、风格面貌、表现语言等,在展现时代风貌,追求民族品格,极力张扬个性过程中,出现了日新月异多样性发展的生动局面。
   画家曹广胜先生的水墨山水画走的是传统创新一路。他始终把笔墨兼具、天人合一作为绘画的精髓,在理论和实践上始终承继着传统的文脉。宋代画家韩拙云:“有笔而无墨者,见落笔蹊径,而少自然。有墨而无笔者,去斧凿痕而多变态。介乎两者之间,则人与天成两得之。”清代画家恽南田更直截透彻地说:“有笔有墨谓之画。”近代山水画大师黄宾虹先生同样主张“笔墨之于画,譬诸细胞之于生物。无笔墨即无画。” 曹广胜先生在自己的水墨山水画创作中,善于发挥笔的书写性主导作用,通过与墨的契合,使得水墨这一单一的色彩,具有了丰富的表现力和民族认同感。从他的诸多作品中可以看出,其水墨作品在表现阴阳向背、深浅显晦、殷实虚空等物象和气韵方面比设色作品更具生动性,更能体现其在水墨山水画方面的创造性、艺术性。他通过纯粹、精细和繁复的用笔,使得画面清通韶秀,气象氤氲,远看浑然苍茫、恬淡醇厚。他注重笔势的运用和墨色的约略变化,追求形神兼备、物我两忘。既能够师造化,得其形似,也能够通心源求取神韵。其画面往往云水掩映、树木蓊郁,温润含蓄、笔墨沉静,远看有敛气凝神之慨,近观则有含蓄掩映之姿。观曹广胜的水墨山水画,似能融入画里,置身尘外,感触到他现实生活中无法掩饰的平和冲淡和宁静,使人深深感受到他刻苦勤奋,潜心读书,在笔情墨韵间蕴涵的浓重的传统文化气息。
     曹广胜先生善于从广博巨大的艺术传统中汲取丰厚的营养和启示。他上追宋元以前山水画传统风格,近取明清及近代诸大家,从中探寻自己的绘画之路,在不脱离真实山水的前提下,强调笔墨的表现力,以寄情达志的写意手法,拓展自己的个性。其风格面貌基于龚贤、石涛和黄宾虹等名师基础上,对“元四家”中叔明之繁密与云林之简逸亦多有用心。近二十年来他读书品画临摹把主要精力用在师古人学传统上,临摹读画成了他的“日课”,可见其心是追寻和向往传统境界的。特别是从2002年初,他从部队退役,这是他人生的重大转折。随着对山水画艺术理论与实践认识的加深,找到古人与今人在山水画创作上的契合点,进一步锤炼传统笔墨功夫,成为他不懈的追求而开始走上专职创作道路。
   他有重点分阶段临习名家名作,先后对龚贤、石涛、八大等先贤用过苦功,并用三年时间认真研究临摹黄宾虹作品,他一边深入研究其画学理论,一边下苦功临摹其作品,一部《黄宾虹精品集》他几乎从头临到尾,有的还反复临局部临放大了临。期间只要听说谁有黄的真迹他就想方设法去观摩,2004年8月,他专程到北京中国美术馆观看黄宾虹作品回顾展,可以说是一头扎进了黄宾虹的笔墨世界里,专心致志心无旁骛。几年来,他除多次到外地观摩黄宾虹作品外,还多方搜集有关黄宾虹的论著和研究资料,虚心接受和吸纳名师专家的观点和建议,重在研习他的绘画理论,实践他的“五笔七墨”技艺,使学习过程更趋理性化。    
   除了 “师古人”之外,曹广胜先生还把功夫下在了“师造化”上。他出生在有着深厚文化底蕴的沂蒙,是蒙山沂河蒙养长大的山东汉子,性格温良耿直、憨实勤恳,对待工作从不含糊,对待学习绘画艺术也一如他那属牛的性格,韧劲十足。他在著名的军港旅顺服役20多年,2004年初,作为学习的实践过程,他萌生了以旅顺山水和历史人文景观为题材,创作一部山水画长卷的想法。但旅顺山不雄奇,海过单调空阔,大量的西式建筑、纪念碑塔和战争遗址遗迹等都不大好表现。他没有畏缩,而是作为师法自然锻炼笔墨的过程,随后他穿上军训服背上照相机速写本,翻山越岭,跨海行舟,践行古人“搜尽奇峰打草稿”之良训,仅用半年时间就完成了草稿创作。2004年8月,他携长卷草稿参加了中国美协第一届山水花鸟画高研班,虚心向名家教授们请教,征求专家教授的意见。著名山水画家天津美院吕云所教授、南开大学艺术系陈玉圃教授、解放军艺术学院王隽珠教授、中国书画报执行主编著名画家王慧智等,都给予充分肯定并提出了调整修改意见和建议。2005年“八、一”前夕,这部长60米宽0.96米的长卷创作完成,得到了军旅画家周永家的高度评价,并为长卷题跋,在部队和地方引起积极反响。
   曹广胜先生山水画作品在构图方面取元王蒙之繁密,尽量缩小画面的物理空间,构图饱满,但通过缜密之安排,巧夺造化,不断扩大和创造一个空阔的心理空间,繁中寓简;在用笔上又不断揣摩倪瓒笔法,兼取众长,高古简逸,简中寓繁,与画家的胸中丘壑求得和谐,达到天人合一。他的作品笔墨兼具,恬淡醇厚、清新素雅、不事炫巧,有的充实茂密、情境深邃幽远,以“繁”见长,有的萧条寂寞、天真简淡以“简”取胜;特别是他的水墨山水作品,由于纯用水墨,皴擦点染,不事色彩,在有限中求得无限,扩展了笔墨的表现力,在审美上充分体现了画家的淡泊之志和脱俗之笔,显得意匠难能;他的笔墨清肃端直,纯粹温润,气象氤氲,在传统笔墨中透出画家在继承中求变求新的自觉意识。在不脱离真实山水的前提下,贪婪地吮吸着天地造化的乳汁,强调笔墨的意象化感受,以寄情达志的写意手法,营造出和谐生动的笔墨图式,表达了他绘画的心理追求和艺术取向。
   他是一位学习和思考型的勤奋的画家。可以看出他的学习和创作始终保持着严肃和专注的纯粹精神,在追求和保持传统笔墨的纯粹性上是有恒心的。他虽然没有经过科班训练,但他紧迫感十足,注重把精力放在提高绘画语言质量和提升绘画品格上。他说,作为画家本身,绘画风格应是画家性情的一种自然流露,是水到渠成而不是仅靠刻意的追求。他目前基本上处于以师古人临摹学习传统向古人寻宗法为主,向在近现代诸名师的启示下以师法自然进行创作为主的转变时期,通过专心致志的创作,锤炼和丰富笔墨语言。他的视角开阔,有较强的独立思维和判断能力,对自己的思路和方向非常明确。他说,师古人,师造化,师今人,是为了承继文脉、得天蒙养、掌握笔墨,但最后最高阶段是达到师心。他认为,要走继承发展之路,尊重民族传统美学思维方式,注重客观生活感受与主观思想情感的结合,逐步形成一种能比较恰当地表达主观审美观念和思想情感、自然和谐的个性化绘画语言,在山水画中注重笔墨表现力和气韵感染力的统一,追求笔墨纯正、平淡天真的意象化的水晕墨章,营造深邃苍郁、浑厚润泽的山水意境,表现新的特定的时代文化特征。可以相见,如果没有对传统的深入研究和学习实践,没有对当代和当下中国画现状的深入思考,没有对自身实力的坚定自信,是不会产生如此清晰的思路的。这是一种实实在在的愿望和追求,是一种观念的更新和对自我的挑战,更体现了他二十多年军旅生涯练就的坚强信念。
   曹广胜先生是沂蒙的儿子,他虽然身在异乡,但对沂蒙有着难以割舍的情结。近年来,他又把主要精力投入到了表现家乡沂蒙方面。从2007年春天,他每年利用春秋两季写生的大好时机,回家乡沂蒙写生,几年下来已积累了大量的写生素材。他一边写生进一步了解家乡的风土人情,一边搜集阅读齐鲁文化资料加深对齐鲁文化和儒家文化的理解,于此同时,他逐渐产生了一个让自己无法释怀的理想和目标,那就是画沂蒙崮。其实,我与曹广胜先生相识相知,正是始自沂蒙崮。2003年我的《沂蒙崮》一书出版发行后,一个偶然的机会被曹广胜先生发现并爱不释手,他费尽周折找到我的联系方式把电话从大连打来,我当时就被这位情系桑梓、远在东北的沂蒙游子深深感动了。他说,这是一种情结,一种发自肺腑不可名状的原始冲动和愿望。其实这正是他创作的动力和源泉,这种动力和源泉根基于画家对家乡的热爱和眷恋,对家乡文化的理解和认同,对自身绘画意义的深刻认识。他写生曾去过长白山,也去过太行山、黄山、雁荡山和崂山,对五岳至尊的泰山也是崇敬有加,但最让他割舍不下的还是那至亲至爱的沂蒙,还是那些沂蒙崮。他对家乡的爱恋近乎痴迷,他的车载音乐最常播放的是沂蒙山小调,手机铃声也是沂蒙山小调,他曾把《再见了大别山》动情地改唱成沂蒙山,他说每次到孟良崮、纪王崮、抱犊崮等地方写生,一听到景区播放的沂蒙山小调就特别激动,爬起山来特别轻松,画起画来也特别来情绪。他认为画沂蒙崮不为别的,就为给自己的内心一种抚慰。
   通过近年的写生和对沂蒙崮的加深了解,他说,当初下定画沂蒙崮的决心,虽然经过认真的考量,但多少还是有些主观和冒失,甚乎是一种冒险和冲动。我清晰地记得他第一次联系我时,我曾对他说,“想画沂蒙崮的人你不是第一人,但至今还没有一人能坚持下来,因为困难太大。”对此,这位倔强的“山东牛”没有被吓倒,而是更加坚定了画沂蒙崮的信念。沂蒙崮是一种刚刚定名的地形地貌,虽然奇特但一直不为外人所知,历史上画沂蒙的画家和作品不少,但画沂蒙崮的名家名作却鲜为人知,更没有什么程式可资借鉴。遍查资料仅发现上世纪八十年代,东北画派著名山水画家孙恩同先生,曾赴沂蒙写生,并有沂蒙崮的速写稿,也只是略略数笔,状其形貌而已。“笔墨当随时代”,如何表现这一新型的地貌特征,就成了一道不可回避的难关。他脑海里经常萦绕着老师冉茂魁先生的那句话,“不在于画什么,关键是怎么画”。为此他花费了巨大的心力,多次奔波于蒙阴、沂水、沂源、平邑等崮区。
   曹广胜先生回忆说,2010年秋,第一次面对巍峨的纪王崮,先是一阵激动,然而当面对画纸时,他和一同写生的朋友们茫然了,整个崮就像一面巨大的墙壁,毫无层次可言,显然在画纸上找不到什么感觉。次日早饭后租一辆“面的”直奔歪头崮,结果刚到崮下,两位朋友连车未下就要返回,直说“没法画”。看着远去的朋友,他一人呆在道边足足十分钟才缓过神来,他有些赌气仅凭一杯水独自登上了歪头崮,并一气画了四个多小时,步行回到住处已是下午三点多了。就是这一次,他却意外地发现了“新大陆”。他说是朋友的那句“没法画”刺激了他,开始是念叨,后来是思考,“没法画”不是没有法,是没找到法,是没有找到观察崮的方法。他说,画山与画崮的确有很大的不同,平时我们说“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画山就要与山拉开距离,而画崮恰恰相反,崮上看崮原来有别样的风景,这是在崮下所无法领略到的。
   中国画讲求散点透视,讲“步步移,面面观”,崮上看崮正暗合了这一观察自然的方法。崮下看崮是一个点,崮上看崮就成了多个点。点多了,内容就丰富。观察自然的角度方法找到了,画面经营的方法也就迎刃而解了。从曹广胜先生沂蒙崮作品中不难发现,沂蒙崮的形貌固然重要,但他的视角已经通过他那不失传统而又颇具当代意识的笔墨华章,放在了关注崮的精神层面上了。他说对沂蒙崮的认识还很肤浅,创作也是刚刚开始,要继续努力用三五年时间画一个沂蒙崮作品系列。随着他新的沂蒙崮作品的不断问世,崮的博大雄浑、坚贞不屈、宏伟峻拔,崮的婀娜、葱郁、瑰丽和磅礴,都将向我们扑面而来。
   “闲窗不与风尘逐,惟于楮墨竞蠹鱼;卧薪苦参图破壁,道隐无名蝶化出。” 这首题画诗充分道出了曹广胜先生的心声,我相信并期待他有更大的成就和突破。
                                                                           (李立刚)

作者:李立刚 来源:沂蒙艺术网
相关文章
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 大名:
  • 内容:
  • 沂蒙艺术网(www.ymysw.cn) © 2018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Email:lysyys@163.com 电话(0539)8193929 QQ:1550934933 备案序号:鲁ICP备1202088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