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戏剧小品 >> 戏剧 >> 内容

范崇乐小戏作品:相婆家(影视版)

时间:2015-7-14 6:43:23 点击:624

  核心提示:时间 现代夏天的早晨地点 田野、村庄、街道、院子、房屋、公路、水库等。人物 妈妈 四十多岁 农村妇女 爷爷 七十多岁 农村老汉 阿莲 二十多岁 乡镇姑娘 大成 二十多岁 乡镇小伙【一望无际的原野。麦田油绿葱葱,阵阵暖风吹来,涌现层层绿浪。葱绿的田野中凸现了一个村落,屋顶烟囱里飘散袅袅的白烟,村落的上...

时间  现代夏天的早晨
地点  田野、村庄、街道、院子、房屋、公路、水库等。
人物  妈妈  四十多岁  农村妇女
      爷爷  七十多岁  农村老汉
      阿莲  二十多岁  乡镇姑娘
      大成  二十多岁  乡镇小伙
【一望无际的原野。麦田油绿葱葱,阵阵暖风吹来,涌现层层绿浪。葱绿的田野中凸现了一个村落,屋顶烟囱里飘散袅袅的白烟,村落的上空盘飞着一群白鸽。
【一新盖不久的农家院落,天蓝色的大铁门别致新艳,门前紧靠一条平直宽敞的新村大街,大街两旁垂柳依依,花树盛开,大街上人来人往,一副繁忙村景。
【院内红艳的月季花竞相开放,房屋宽敞明亮,装修华丽。妈妈腰围裙,端一瓢杂粮从堂屋出来,走到院里拦鸡网边喂鸡唤鸡。堂屋内传来电话铃声,妈妈赶忙转身进屋。屋内贴着好几副影视美女明星的艳照,电视机、现代家具、条几上放一部电话机,妈妈拿起电话筒。

妈妈:喂,啥!俺知道了!(放电话)哎呦,俺儿子来电话说,今天
他女朋友,也就是俺未来的儿媳妇要上俺家看看哟,那俺得赶紧地把
家里拾掇拾掇,打扫打扫(拿拖把拖地板)
(唱):俺的儿子长得帅,
媒人经常上门来,
东庄姑娘俊呀,哎哟西庄姑娘美呀,
看中了俺儿子!

媒人说的他不要,
姑娘他要自己找。
谈了个女朋友呀,哎哟,今天来相家呀,
今天来相家!

俺儿子可是个好人才,
相貌英俊个子高,
皮肤白又嫩呀,哎哟,像那嫩黄瓜呀,
像那嫩黄瓜!
嗨!要是用现在姑娘们那时髦的话是怎么说来,噢,俺想起来了,说什么潇洒,酷毙,帅呆了!嗨!咱也不懂啥叫大洒小洒,酷毙,甜毙,帅呆。帅傻,反正姑娘们都夸俺儿子长得好这是不假。唉,对了,俺得赶紧地把这身喂猪穿的脏衣服换下来,就凭俺这脸蛋还有俺这身段再去化化妆,好好地打扮打扮,咱也让姑娘看看,不光俺儿长得是一表人才,他妈俺也是十分漂亮迷人来,大伙说是吧?
(唱)想当年俺是村里一枝花,
人人见了人人夸
夸俺长得好呀,哎哟,夸俺长得美呀
夸俺长得美!

人靠衣裳马靠鞍,
人美还要再打扮,
换上好衣裳呀,哎哟,漂亮又迷人呀,
漂亮又迷人!
咯!咯!咯!(欢笑的忸怩进了堂屋)
【村大街上,自行车,电动车,三轮车,汽车来来往往。大街一侧一老汉手拿拐棍慢慢行走。
爷爷:(唱)人活世上都怕老,
人老无力啥也干不了,
耕不能耕,种不能种,心着急呀,
光能吃不能干废人一个。
老汉我今年七十五,
常言说七十五要钻土,
前年得了一场病呀,
脚也笨,手也拙,头晕耳又鸣。
唉,自从俺得了一场脑血栓以后,手脚也不大听指挥了,地理的庄稼活也干不了,没办法,俺就把俺那几亩责任田交给了俺儿子种了,到现在也一年多了,连一个麦粒子也还没给俺,眼瞅着家里的麦子快没有了,唉,还是不要老脸到俺儿家去要吧。(走到天蓝色大铁门敲门)开门,开门哪!
【屋内妈妈正在衣柜旁换衣裳,听见敲门声,一边穿褂子,一边走了出屋来。
妈妈:来了,来了!(开门见爷爷脸色骤变)原来是个老头子,俺还
以为是来了个大姑娘来,你来干嘛?
爷爷:找俺儿哪!
妈妈:找恁儿,没在家,有啥事就赶紧跟俺汇报汇报吧,这个队伍我
当家!
爷爷:俺来要麦子。
妈妈:哼!就知道问俺要麦子,咋不知道地里帮俺干活呀?
爷爷:我年纪大了,身子又有病,整天头晕耳鸣的,实在是干不了呀,
要是能干得了活,我也不是一个闲得住的懒人呀,唉——
妈妈(唱)你一年到头干活,
    治病花俺六千多,
    还跟俺要麦子呀,天来,你要俺的命呀,
    要了俺的命!
哼!你个老不死的,不是花俺的钱就是要俺的粮,你说像你这样
的老的活着还中什么用?
爷爷:唉!常言说人老无用,老无用啊,谁叫俺老了哪。
妈妈:哼!老了,老了!别拿老了当做理由,你看咱村王来田他老爹,岁数跟你自大不小吧,还经常到地里帮王来田播种施肥,盖大棚什么的,你看人家这爹,哎哟,你说俺,真是倒了八辈子霉了,摊上你这样的老的废物一个!
爷爷:人家王来田他爹身子好不生病,确实还能帮儿家干点活,俺也是看在眼里馋在心里哪,农忙的时候俺心里真想帮你们干点活,可俺身子干不了啊!
妈妈:哼!不能干就别吃饭!
爷爷:唉!难道人老了,不能干了吗,就只能等着饿死吗?
妈妈(唱)有句古话说的是,
     老牛无力回头死,
     老牛无力气呀,哎哟,被人扒了皮呀再吃肉!
   老废物,你说俺说得对不对呀?(一边梳理头发,整理衣裳)
爷爷:(唱)牛老无力拉犁又拉耙,
      让人扒皮再吃肉,
牛老了它是畜生一个呀,
俺老了还是人一个哪!
唉!俺现在是老了,是什么忙也给你们帮不上忙了,可你们要想一想以前的事啊, 是我给你们盖的房子,是我给你们成了家呀,常言说,前人栽树后人乘凉,养儿防老啊,你们可不能不讲良心哪!
妈妈:讲良心,谁不讲良心呀,我可讲良心,谁帮俺干活,谁帮俺赚钱,俺就对谁讲良心!
(唱)你现在不能帮俺干活,
     又不能帮俺赚钱,
除了花俺的钱哪,哎呦,就是要俺的粮呀,
你还能做什么?
俺实话跟你说吧,像你这样没有用的废物一个,虽然你是俺爹,俺都不愿意跟你叫爹。哎,对了,等过些日子俺儿子也是你孙子,快要定亲了,你这做爷爷的总得给你孙子媳妇送上各千儿八百的见面钱吧?
爷爷:俺现在年老体病,活也干不了,钱也赚不来,还经常要打针吃药的花钱,那还能拿出这么多的钱哪!
妈妈:啧!啧!啧!我说吧,你活不能帮俺干,你儿说媳妇你又帮不上钱,俺算是看透了,有你这样的爹,是五八没有也是四十,你走!你走!(推爷爷)
爷爷:不给麦子,我不走!(蹲下来)
妈妈:啊哟哈!耍赖着不走是吧?
爷爷:不走!(蹲着生气不动)
妈妈:你不走,俺要脱衣裳换褂子了,你走不走?(脱下褂子,只穿内衣,见爷爷不动)你走不走?不走俺可再脱了!(做欲脱内衣姿势)
爷爷:你就把衣裳全脱了,不给麦子,俺也不走!
妈妈:大伙,恁听听,这个老不正经的还想看他儿媳子脱光了衣裳,呸!
(唱)别看他人老不能干活,
色胆还像个棒小伙,
想看俺光着身哪,哎哟,你色胆大入天哪,
色胆大如天!
哼!老娘俺就不信这个邪!你儿在俺面前,叫他站着他不敢坐着,难道还反了你这活不能干钱不能赚的废物一个,你滚!给俺快滚!(强行拖爷爷推到门外猛地把铁门关上)
【爷爷拄棍踱步大街上,唉声叹气】
爷爷:唉!这人活在世上哪,什么都不可怕,就怕老和病哪,想当年老汉我身强力壮的时候,俺这儿媳子对俺也不是这个样子的呀,俺到她家里,她都是爷爷长爷爷短的,端茶递水很和善,可现在咋变得对俺这么狠哪?俺现在年老了,不中用了,这儿媳子就瞧不起你了,唉!世态炎凉哪!
(唱)老汉我年老体又病,
家里无粮怎做饭哪,
手中无钱怎治病,
往后的日子怎么过?

人老无粮又无钱,
真是雪上又加霜,
贫病交加怎么办呀?
我是大海中一破船。

栽树乘凉养儿防老,
人到老来少犯难,
没想到老来这么难,
没想到老来这样难,
活得受罪丢人现眼。

老汉我活的实困难,
苦海无边哪是岸,
真不如想法去寻死呀,
世上少一个受罪的人。
唉!人活百岁也得死,早死晚死都得死,我老汉今年七十向八十上数了,现在死了也不是少死了,唉!死了,死了,死了一切都拉倒!
【前方不远处是一水库,水波粼粼的,爷爷拄棍难过的一边踱步一边擦泪朝水库方向走去。
【水库边公路上一穿戴时髦的姑娘,骑一样式别致亮丽的电动车飞速行驶,乌黑的秀发随风飘舞。
阿莲(唱)姑娘今年二十三,
恋爱谈了快二年,
小伙子人品相貌好呀,
不知他家里人怎么样?

今天是个星期天,
阳光明媚艳阳天,
到他家亲自看一看,
好把婚姻做决定。
【水库边一大土石崖上爷爷艰难地爬了上去。
【爷爷面对水波粼粼的水库,颤声大喊。
爷爷:俺那儿呀,俺那儿媳妇啊!
【行驶在离土石崖不远公路上的姑娘听见喊声,举目望去。
【爷爷站在土石崖流泪大喊。
爷爷:俺再也不跟你们要麦子,要钱了啊!
【爷爷欲跳水,姑娘一放下电动车冲了上去拉住爷爷。
阿莲:老爷爷!你这是干啥?
爷爷:你别拉着我,放开我,让俺跳吧!(挣扎)
阿莲:我不放,老爷爷你为什么非要跳水哪?
爷爷:姑娘啊,俺也不想跳水啊,可是俺不挑又不行哪。
阿莲:那是为啥呀?
爷爷:唉!俺现在是七十多的老头,让狼给撵着了,不去跳水,也要给狼吃了哪!
阿莲:啊,狼!这大白天的,哪里会有狼呀!是您年纪大了,眼看花了吧。
爷爷:说我眼花,姑娘呀,别看俺年纪大了,腿脚是不行了,可这眼还好着哪,是人是狼俺还看得清哪!
阿莲:老爷爷,你老说狼呀狼的,可狼在哪里呀?你看这四周这地方连条狗都没有,哪来的狼呀?
爷爷:唉!姑娘俺说的狼不是那山上的狼呀。
阿莲:不是山上的狼,那是什么狼呀?
爷爷:是家狼!、
阿莲:家狼,你说你家里有狼?
爷爷:唉,是呀!
(唱)老汉我去了俺儿家,
要点麦子度饥荒,
俺儿媳一粒麦子也不给,
连推带撵把我赶出门。
唉!(难过抹眼泪)
阿莲:啊,是这么回事,你儿媳妇可真是一只披着人皮的狼呀!
(唱)赡养父母儿女的义务,
儿女应报养育恩,
自古百善孝为先,
不孝是狼不是人。
唉!你儿媳子也不想一想,她也有老了的那一天,要是他儿媳子把她赶到大门外不管她,她心里会是什么滋味呀,老爷爷你别难过,我帮你去要麦子!
爷爷:唉!姑娘呀,俺是她爹都要不来,你一个姑娘家跟她又非亲非故的你去要更是白搭啊!还是别耽误姑娘的工夫,忙你的事去吧,唉!、
阿莲:不行!路见不平,挺身相助。老人家遇到这样的困难,我要是不帮你,我的良心会很难受的。
爷爷:唉,姑娘看得出你是个号心眼,好行善的人,可人都说:清官难断家务事哪,再说俺那儿媳妇又是一个只讲钱,不讲理的人啊,姑娘你还是走吧。
阿莲:我不走,我要走了,你要再去跳水哪,这我可不放心呀!
爷爷:我不跳水了,我这就下去回家,姑娘你走吧(拄棍走下土石崖,阿莲上前搀扶下)
阿莲:我不走,今天我不把你送到你儿的家里,我就不走!
爷爷:唉,姑娘呀,俺跟你非亲非故,你为何对俺老汉这么关心哪?
阿莲:见死相救,扶贫济困,尊老爱幼是作为一个人应该具备的道德品质,再说我也想见识见识你儿媳妇,给你要粮食哪,咱走!
【老汉拄棍,阿莲拉电动车一起在路上走。
爷爷(唱)穷站街头无人问,
富在深山来远亲,
人老了儿子也不爱管,
世态炎凉亲眼见

今天遇到了姑娘你呀,
水库岸边救了俺命哪,
老汉我尝见了人间暖,
人世间还有好心人
阿莲:(唱)人到老来多困难,
吃喝拉撒要人管,
关爱老人儿女义务呀,
尊老敬老社会美德。

现在你是美少年,
以后也要变老年,
今天你去关心老年人,
以后年轻人也会关心你。
【村内大街上人车穿行,爷爷、阿莲来到了大铁门边。
爷爷(上前敲门)开门,开门哪!
【院内月季花争奇斗艳,院子拾掇得干干净净,儿媳妇一边穿理衣裳一边匆忙从屋内出来。
妈妈:来了,来了!(开门见是爷爷脸色即变)你咋还不走,快走!
爷爷:没给俺麦子怎么走。
妈妈:不走,俺也不给,快走,快走!(向门外推拖爷爷)
阿莲(支下电动车上前挡住)住手!
妈妈:你是谁?凭什么管俺闲事?
阿莲:你虐待老人,难道还不该管吗?
妈妈:哎呀哈!这是从哪个粪堆里开出了朵鲜花呀,鲜花虽好,咋就带点牛粪味哪?
阿莲:哎,就算俺身上有牛粪味,也比你身上没有人性味要好。
妈妈:哎,你把话说明白点,谁身上没有人性味哪。
阿莲:你身上就没有人性味,你虐待老人,不孝敬父母,就不像人!
妈妈:啥!你说俺虐待老人不孝敬父母,俺怎么虐待老人了,怎么不孝敬父母了,你听谁说的,你有什么证据呀?你说!
阿莲:当然有证据了!(唱)刚才老人对俺说,
                       家里粮食已不多,
      问你要点粮呀哎哟你不但不给给他呀,
 把他往外撵!

 刚才老人在水库边,
 想要跳水寻短见,
 要不是我阻拦哪天来,
 老人命归天呀,老人命归天!
哼!难道这些还不是证据吗?
妈妈:哼!(怒目盯住老汉)你这个老废物老败坏头,刚才在俺家里跟俺闹还没闹够,还又到外面去跳水寻死的去败坏俺,俺看你这老废物是临死不留想头了,哼!你有能耐就到处败坏吧,俺就是不给你粮食,看你还能把俺怎么样?
阿莲:怎么样,你不给老人家麦子粮食,就是虐待老人,你虐待老人就是犯法,就该到法院告你!
妈妈:老废物那你就去告吧,把你儿子全家人全都抓去坐牢,这样俺告诉你老东西咱这家庭也就坏了名声,你这老东西在咱村里也活得不光彩,叫全村老少爷们笑话,哼!告吧,去告吧!
阿莲:告就告!虐待老人法理不容,老爷爷,我给你写状纸你到法院告他们,老爷爷你说行不?
爷爷:唉!姑娘哪!(唱)俺老汉那辈子伤了天理呀,
娶了个不讲理的儿媳妇,
若要是把他们告上了法庭,
村里人会笑话坏了名声。
世上有狠心的儿女,
人间没有狠心的爹娘,
老汉我真是下不了狠心哪,(蹲下抱头痛哭)
唉!姑娘呀,把儿子媳妇告上了法庭,不光败坏了俺自己,俺怕败坏了俺孙子哪!(又抱头痛哭)
妈妈:哼!算你老东西没有老糊涂,知道这些就好,谅你也不敢去告俺!(旁白)
阿莲:唉!(唱)可怜天下父母心哪,
    老人的心情俺理解,
谁不知家和万事兴,
谁不想家和人人夸。
老爷爷你的心情我理解,你不要难过,你儿媳子不给你粮食,俺给你,今后有俺吃的就有你吃的,你就是俺爷爷,俺就是你孙女,好吧爷爷!(扶起爷爷)可千万别寻短见啊!
爷爷:姑娘!(握住姑娘手流泪)
阿莲:恁叫俺孙女吧,爷爷。
爷爷:孙女!(握住阿莲手流泪痛哭)
阿莲:爷爷(拥抱爷爷)
妈妈:俺娘来!这年头啥事都可能有,不光拜有钱有用的人为爹的,还有拜无钱无用的人做爷爷的,咱真想不明白。(摇头叹气)
阿莲:爷爷,你家在村哪个方向住呀?门牌号是多少?
爷爷:俺家在村大街当中偏东方向,门牌号是138,门口有棵古槐树。
阿莲:那你现在先回家吧,过几天我就给你送麦子来。(走近妈妈)麻烦你转告门牌号是588的王大成,俺跟他再见吧!(骑电动车下)
妈妈:(旁白)姑娘刚才说啥,门牌号是588那不是俺家的门牌号呀,还有什么王大成再见吧,哎哟天来,这姑娘八成就是俺儿子的女朋友,未来的儿媳妇吧,哎呀,姑娘别走,回来——!(追喊几步又回到爷爷跟前)老东西快帮俺把姑娘给喊回来哪!
爷爷:你给俺麦子,俺才给你喊。
妈妈:好,俺给,俺给!(急忙进屋拎出一袋小麦)给你!
爷爷:你还得给俺送家去,俺才喊。
妈妈:行,我给你送你家去(背起米袋子)不快喊哪!
爷爷、妈妈(齐):姑娘,回来——【儿媳背粮袋,爷爷跟后边喊追下。
【姑娘骑电动车沿村大街驰向村外。
【村外一条树荫夹道的油漆乡村路上,王大成骑摩托车神采奕奕,喜气洋洋。
大成(唱)大成俺今年二十三,
谈了姑娘叫阿莲,
知书又懂理呀哎哟,
尊老又爱幼呀,
尊老又爱幼。
姑娘今天来相家,
我在厂里请了假,
回家陪姑娘呀,哎呦
心里真高兴呀,
心里真高兴。

俺的家庭是个好家庭,
家庭和睦人财旺,
房子盖得好呀,哎哟
生活早小康呀
生活早小康。【迎面与阿莲相遇,俩人停车。
大成:哎,阿莲你咋往回走哪,你不是要到俺家去看看呀,走,我领你,咱块走。
阿莲:你家能有什么好看的,不去了,咱还是分手吧。
大成:说啥!咱俩分手!咱俩好好的,这为什么啊?
阿莲:为什么?因为你家里有狼!
大成:啊!俺家里有狼!不会吧,俺家里就一条狗,哪会招来狼哪?你说!
阿莲:你妈不给你爷爷粮食吃,虐待你爷爷,你说你妈妈不就是一条大尾巴狼呀。
大成:你说我妈妈虐待我爷爷,不会吧,我感觉我妈对爷爷还好吧。
阿莲:好啥好!不给你爷爷粮食吃,逼得你爷爷要去寻死哪!
大成:啊!有这么严重!阿莲这些我真的不知道啊,走,跟我回家,找俺妈去!
阿莲:俺可不愿跟你妈这样一个有狼心的人一块,俺觉得太没有安全感了,我不回去!(欲骑车走)
大成:跟我回去吧!(拖住电动车)别走!
阿莲:你松手,我不回去!【俩人争执在一起。
爷爷:(拄棍上)姑娘,回来!姑娘别走了,咱回家吧!
大成:爷爷,俺妈哪?
爷爷:给俺送麦子去了。
大成:怎么!俺妈去年真没给粮食哪!你说俺妈,哼!
大成:唉!孙子呀,什么都别说了,都怪你爷爷年老体病,不能干活了呀。
大成:妈呀,你咋行这样不孝的事哪!爷爷,阿莲咱一块回家吧。
爷爷:姑娘,咱回家。
妈妈:姑娘回来!(急匆匆上)
大成:妈呀,你咋现在才给爷爷粮食啊?
妈妈:哎!儿呀(唱)因为你妈天天忙
忙着给你盖新房,
忙给你说媳妇呀哎哟,
没顾上你爷爷呀,
没顾上你爷爷。
阿莲:哼!(唱)做人莫要嘴甜心苦,
敢做刚当实话实话,
对爷爷要是好来,天来
爷爷怎跳水哪,
爷爷怎跳水!
大成:什么,妈!你逼着爷爷去跳水库!哼!
(唱)妈俺今天告诉你,
不许虐待俺爷爷,
你不改正呀哎哟,
我不认你妈呀,
我不认你妈!

虐待老人人笑话,
名声不好没人愿嫁,
就是因为这呀哎哟,
阿莲要分手呀,我也不活了!哼,我现在就去跳水库!(欲走)
妈妈:哎呦,儿子你可千万别跳水库哪,妈就你这一个儿子,你要死了,你让你妈怎么活啊!(拖住儿子)儿呀,你不能去跳水库哪!
大成:妈!因为你虐待爷爷,阿莲要跟我分手,你说我不去跳水库,活着还有什么意思啊,妈!
妈妈:阿莲姑娘,大婶求你了,请原谅大婶吧,俺今后一定会好好地伺候你爷爷,就别跟大成分手了成吗?
阿莲:俺听爷爷的吗,你问爷爷吧。
妈妈:爷爷呀,(靠近爷爷)不是,爹呀,俺给你赔不是了,俺给你磕头了!(跪下磕头)
爷爷:唉,快起来吧,人非圣贤,谁能无错啊!孙子,孙女啊,得饶人处且饶人,家和才能万事兴啊!(拉起妈妈)
阿莲:(唱)自古百善孝为先,
大成:(唱)王小摸感动天,
妈妈:(唱)尊老敬老家和睦,
爷爷:(唱)家和才能万事兴!
大成、阿莲、妈妈、爷爷(齐)(唱)家和才能万事兴!(众亮相造型)
                                 ——剧终——
寄语:献给将要来到的老年社会,
关爱老年人就是关爱明天的自己,
尊老敬老社会和谐。

编剧:范崇乐(莒南县)

作者:范崇乐 来源:沂蒙艺术网
相关文章
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 大名:
  • 内容:
  • 沂蒙艺术网(www.ymysw.cn) © 2018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Email:lysyys@163.com 电话(0539)8193929 QQ:1550934933 备案序号:鲁ICP备1202088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