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戏剧小品 >> 戏剧 >> 内容

陈跃文小戏剧本:路遥和马力

时间:2015-7-24 15:49:42 点击:669

  核心提示:故事简介;富商子弟路遥于家门前搭救进京赶考病昏倒的书生马力,马力错过考期无颜回家,寄居于路家并做雇工,兄弟相称,再图功名,马力偶遇村姑翠兰,私定终身,无奈翠兰父母索要昂贵彩礼聘金,马力只好求助路遥,路遥却提出要求,只要洞房前三日翠兰让与他,便可资助马力结婚成家,马力气恼可又无可奈何,总不能打光棍,只...


故事简介;富商子弟路遥于家门前搭救进京赶考病昏倒的书生马力,马力错过考期无颜回家,寄居于路家并做雇工,兄弟相称,再图功名,马力偶遇村姑翠兰,私定终身,无奈翠兰父母索要昂贵彩礼聘金,马力只好求助路遥,路遥却提出要求,只要洞房前三日翠兰让与他,便可资助马力结婚成家,马力气恼可又无可奈何,总不能打光棍,只好应允,三日后入洞房郁闷,蒙头便睡,翠兰纳闷,夫君,前三日挑灯夜读,今又为何如此?马力才恍然大悟,路遥和自己开个大玩笑,只为解其压力,于是发奋读书,金榜题名。
  路遥家道败落,散尽钱财,穷困潦倒,无奈赴京求助马力,相见后,马力好吃好喝款待路遥,却不提资助之事,数月过后仍用种种理由搪塞,不助,路遥意冷,告辞回乡,马力也不挽留,将近家门,路遥见自家,哭声震天,妻子悲痛欲绝,满门带孝,真是祸不单行,此情此景,路遥嚎啕大哭,众人皆奇,一时没认出路遥,问其何人?路遥方醒,其妻方认出路遥,皆纳闷,一问方知马力差人来报,说路遥客死他乡,并送棺材回乡,路遥气急,隧砸烂棺材,却见棺材装满财物,马力也和他开了一个大玩笑,并有字云:你让我妻守空房,我教你妻哭断肠。小弟马力敬上


人物:路遥  马力  马力妻  路遥妻  众家人 

                     
开场


路:路遥出身富贵门
衣食无忧不操心
家父经商财源进
富二代的逍遥人
家财万贯虽说好
也要行善对乡邻
钱财本是身外物
能帮人时多帮人
旦夕祸福人间事
谁能永远不求人
互帮互助品德美
不枉人生活一回
今日出门行善去
心情舒畅出家门
  (打开家门,一看门口躺一人)
路:这位仁兄,请醒一醒
马:(无力睁开眼)
   水,水,饿,饿
(路把马扶进来)
送水,送饭
马:谢谢仁兄救命之恩
路:贤弟如何昏倒啊
马:我本寒窗读书人
    千里赴考进京门
    路途遥远心里急
    盘缠花尽走到今
    考期已到人未到
    心急火燎病染身
    水米未尽头发昏
    不幸倒在贵家门
    感谢仁兄救命恩
    大难不死遇贵人
路:  我劝贤弟放下心
      好好养病最要紧
      身体康复再赴考
      定会考中报家人
      就把我家当你家
      五百年前一家人
马:  仁兄厚德大善人
     好人好报天酬勤
     三年一考已错过
     无颜回去见乡邻
     马力无靠无近亲
     愿做雇工报君恩
     鞍前马后当仆人
路: 贤弟这是哪里话
     人生一世义最真
     相互帮助人间美
     同吃同住同帮人
     同心同德同奋进
     再过三年进京门
     金榜题名报双亲
马:感谢路兄收留恩
仗义疏财做好人
他日功成名就时
不忘乡邻养育恩

(转眼两年过去了,路遥马力情同手足)

马:一寸光阴一寸金
悠悠两载如春晖
马力幸运遇贵人
一心苦读向京门
前日春游桃花村
村姑翠兰善良人
一时口渴无处觅
姑娘送水情意真
马力已是大龄人
确应婚配报双亲
姑娘也是性情人
情投意合定终身
昨日媒人去提亲
父母要求难煞人
彩礼太多聘金贵
愁坏马力读书人
我本寄居富贵门
不过打工一仆人
路遥对我如亲人
怎好忍心借聘金
实难开口求恩人
怎奈姑娘印在心
功名本是平常事
中与不中难定准
终身大事要认真
该婚配时应婚配
  不孝有三记在心
  娶妻生子报双亲
  罢罢罢,
  再求恩人发善心
  慷慨解囊成人美

路:贤弟,愁眉不展,可有心事?
马:不瞒仁兄,却有心事
路:家人招待不周,还请贤弟直言
马;仁兄,哪里哪里,仁兄待我恩重如山
   只是。。。只是。。。
路:请贤弟,直言
马:也罢,前日小弟我郊游桃花村
    偶遇翠兰姑娘,私定终身,昨日请媒人
    说媒,无奈翠兰父母当我乃富贵人家,
    彩礼聘金大开口,我哪里应付得了,也想做罢,
   可惜我与翠兰情投意合,真是难煞我也
   想请仁兄帮忙,借我一些银两,完成婚事,他日
  发达定会加倍奉还
路:原来如此。。。。。呵呵
马:仁兄为何发笑
路:让你还,岂不压力过大,房子没有,连个马车也没有
    我看还是算了吧,不用还了
马:定是要还的,人穷志不可以短
路;就知道你,自尊人太强,贤弟你听我说(唱)
  帮人就要帮到底
  我们不如做交易
  我知道你还不起
  做个交换你满意
  你的翠兰我认地
  人美心好没说地
  我把聘金送给你
  让你娶得美人妻
  我有要求听仔细
  成亲三日是我地
  替你洞房整三日
  三天以后归还你
马:路兄讲话没道理
朋友之妻不可欺
怎能拿来做交易
让我如何答应你
路:兄弟才是真情意
 情同手足牢牢记
 夫妻本是同林鸟
 如同衣服可换洗
 愚兄待你亲兄弟
 这点要求还在意
 也可考验你的妻
 一举两得岂不是
马:路兄讲的也有理
滴水之恩涌泉抵
救命之恩尚未报
铭记在心却无力
身无分文成家难
世人哪个不势利
错过翠兰实可惜
不知何年娶上妻
罢罢罢,我让我妻
报恩人
三日之后还我妻
安安心心过日子
也算报恩了心事
白:路兄,救命之恩,没齿难忘
今日要求,暂且应你,聊做回报
路;  哪里,哪里,恩报两抵了。。。。
    
洞房花烛之夜
   翠兰独坐牙床,路遥背对佯作看书
翠:夫君,为何不做言语呀
路:贤妻,先睡,为夫考期将近,算卦先生之言,洞房前三晚要
挑灯夜读,定金榜题名,方可同榻而眠,
翠:竟有如此说法。。。。
丈夫的确真君子
洞房花烛学不止
但愿夫君能如愿
三日以后共双栖

三日后  路与马遇

马:我家娘子,可曾安好?
路:甚好甚好,(板)
贤弟好福气
娶得美人妻,
春宵值千金
三日难忘记
如今还你妻
我已如心意
愿你多体贴
夫妻互珍惜
马:哎,可怜翠兰我的妻
为夫无奈做交易
非是马力无情意
只是报恩无有时
定当苦读酬壮志
取得功名不受气

白:路兄,既已如意,小弟告辞了。。。
路;贤弟,呵呵,慢走,代我向翠兰问好。。。

    洞房内,急匆匆马力进房倒头便睡
翠:夫君,你又为何?
    为何前三日,挑灯夜读直至天亮,
    今日却倒头便睡?难道又有什么说法/
马:挺身而起
    前三日,我果真挑灯夜读,不曾睡眠/?此话当真?
翠:你自己做的不知道?还说夜读三日,定会金榜题名
马:哈哈哈,玩笑,天大的玩笑
翠:夫君,是不是发烧呀?
马:我的妻呀,为夫没有发烧
翠:那为什么,自己做的事,也不记得了
马:哦,哦,困乏的糊涂了,你我歇息吧

马:路兄我的大恩人
    捉弄与我暖我心
    忧我无力报君恩
    用心良苦催我进
    努力苦读穷翻身
    免受戏弄需勤奋
    今日辞别众亲人
    考取功名进京门
 白:大家都回去吧
路:贤弟,慢走。。。。。
    金榜题名回音讯

路:(破衣烂褛上)
    天有不测起风云
    人有祸福扰纷纷
    昨日富贵堂满客
    今朝潦倒无人问
    生意衰落家财散
    富贵也是烟与云
    往昔仗义与疏财
    难得几个有真心
    遥想当年帮的人
    犹记马力是真君
    功成名就做了官
    不知还认旧时人
    进京见他多相助
    度过难关家业震
   哎,穷困潦倒可怜人
       落难之时见人心
       他若奚落我一番
       一头撞死他家门
      走走走。。。会会当年
       读书人。。。。

  马力,端坐堂上,家人来报
  家人:大人,外面有一要饭之人,说是姓路
        要来见您,我看是个无赖之徒,是不是赶他出去
马;姓路?问他姓字名谁?我没有要饭的姓路的朋友
家人:他说他叫路遥
马:啊?是他/
家人:大人,你别生气,我这就赶这无赖出去
马:你敢,快快有请
家人:好来,我这就去请
马:慢着,我亲自去请
家人:大人,用的着这样吗
马:少废话,快随我去
    见到路遥,一把抱住,仁兄,仁兄,是你吗
路:你可是马力贤弟?
马:正是小弟,仁兄,仁兄,想死小弟了,你受苦了(泪下)
    快扶我仁兄进府
 路:贤弟,贤弟。。。。。(进府)
马:什么先别说,更衣用餐
马:眼见路兄泪满襟
    想起当年兄弟亲
    路家本是富贵门
    待我书生如亲人
    富贵贫贱本无常
    世人常用财来分
    路兄待人等贵贱
    尊重我这穷酸人
    苦读三载翻了身
    怎能忘记路家人
    官务在身恩未报
    恩人在此报君恩
路:见到马力当年人
    容光焕发胜青春
    照顾周到念旧情
    不知求助准不准
    世人都愿帮好话
    遇到求助脸变阴
  不如直话表心意
   成与不成也放心
白:感谢贤弟,盛情款待,今日愚兄有事相求
    不知贤弟能不能帮帮愚兄
马:仁兄,有话请讲,
路:家中遭难,生意倒闭,散尽家财,想向贤弟借些金银重置家业
    可否?
马;仁兄,刚来,先过几日,这个日后再说,不急不急
路:哦,,,好,那就再等几日
 
几日后
路:贤弟,我在这过了也有些时日了,我求你之事,
    可曾打算
马:仁兄不要着急,好好吃住些日子,我的俸银还没发,再等几日,如何?
路:愚兄明了,告知为盼

  又过数日
路:贤弟,我听家人说,新上任的几个大人,俸禄都已领取完毕,你的可曾领取
马:仁兄,我的俸禄是年薪制,和各府不同,一年一次,新上任的各个大人刚刚上任,正在试用期,是临时工,
    我们是正式的,皇上和我们有合同的,你不要着急啊

路:钱财是块试金石
    关键时刻识人心
    他本是来搪塞我
    却说什么发年薪
    临时工呀不是人
    总拿他们当垫背
    分明就是忘了恩
    拖来拖去没良心
    求助不成不如走
    好吃好喝也不开心
    罢罢罢,还是回乡见亲人
白:贤弟,谢谢你费心了,近一年的盛情款待
    既然你的工钱那么难要,皇上财政也紧张
    我也就不为难你了,我还是回去吧,
    等你发年薪的时候再说吧
马;即使如此,小弟不便久留,仁兄一路顺风
路;谢谢贤弟,挂念,留步吧。。。


路:这一路上好窝心
    人心难测当今人
    当面好话说成堆
    遇到有难往后退
当年有难谁帮你
如今发达不认人
风尘仆仆往家赶
却又无颜见亲人
早知如此何必去
求助不成还伤心
不远家门在眼前
真是奇怪路家人
    白幡飘飘哭声震
难道又有不幸人
祸不单行天不公
大步流星进家门
哪个走了俺不知
不等路遥真狠心
扑通一声跪在地
嚎啕大哭苦命人

众人围上来,请问这位先生,你哭谁呢?
白;坐起来,对,我哭谁的来,咱们路家谁去世了呀?
家人:咱们路家?你是谁呀?
路:我是路遥啊
众人:啊?(仔细看看)还真是来
路妻:相公,你不是死了吗?是你吗
路:我死了?谁说的?
路妻;你那好朋友马力差人来,说你进京得了重病,不治身亡
      差人把棺材把你送来的呀
路:这个没良心的,我被死亡了,不但不帮我,还如此戏弄我
路妻:相公,可坑苦奴家了
       奴家盼你等归期
       遥遥数月两不知
       不知路途可顺利
       不知马力有情义
       哪知盼来恶消息
       说你离世哭坏妻
     头撞棺材随你去
     可怜咱的俩孩子
     差人劝得很卖力
     哭干泪水余叹息
      
路:你们不能打开棺材看吗
路妻:差人说,不能打,要等到一个哭灵的先生来,才能打
路:哇哇哇,马力,小人,如此戏弄老夫,气死俺了
    马力是个无耻人
    恩将仇报无良心
    你不帮我也罢了
    竟然如此戏弄人
    我妻哭的泪眼肿
    柔肠寸断谁怜悯
    气煞我也拿起锤
    砸烂棺材不解恨
    啪啪啪三下砸下去
    棺材顿时散了身
    眼前一亮傻了眼
    棺材散开变金银
众人:老爷,别砸了
      全是金银财宝呀
       发大财了
路:这怎么回事?咋砸出这个来了,有砸金蛋的,我咋砸出金银财宝了?
众人:老爷,还有一副字那

路:你让我妻守空房
    我教你妻哭断肠
          小弟马力敬上

这就是:路遥慧眼知马力
        日久天长见人心
        得势之时多帮人
        落难那日有真君
        积德行善有好报
        好人平安皆顺心

 

编剧:陈跃文(兰山区)

作者:陈跃文 来源:沂蒙艺术网
相关文章
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 大名:
  • 内容:
  • 沂蒙艺术网(www.ymysw.cn) © 2018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Email:lysyys@163.com 电话(0539)8193929 QQ:1550934933 备案序号:鲁ICP备12020887号